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低碳经济 >> 低碳生活 >> 正文
废水变净水,为持续绿色低碳发展助力
日期:2020-01-07 作者:未知 来源:低碳生活 点击:
 

肖凡,硕士毕业后一头扎进上海东振环保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一干就是15年,每天都在跟各类废水废液打交道。他的工作,就是让这些危及生态环境的工业废水、废液达标处理、回用甚至零排放。

本期人物
肖凡
上海东振环保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研发部总监
★2014年 促进区域发展建设全国示范性劳动竞赛 先进个人
★2016年 浦东职工科技创新合理化建议 三等奖
★ 2016年 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装置及处理方法荣获浦东职工科技创新先进操作法 三等奖
★ 2018年 上海东振环保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研发部 浦东新区工人先锋号
★ 2019年 上海东振环保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研发部 上海市工人先锋号
★ 2019年 浦东工匠


开疆拓土,老港渗滤液课题极大提振信心
    2005年,24岁的肖凡,从同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身为炙手可热的“天之骄子”,肖凡为何选择这条路?很多人看不太懂。在当时,环保理念远没有现在这么深入人心,但肖凡笃定这是一项看得见未来的事业。

    进入东振环保的最初几年,肖凡做的更多是一些工艺设计工作,让纸上的设计图落地实施或者帮助客户现场安装设备进行调试等。
直到2009年,公司决定进一步拓宽市场,于是成立研发部。而当时的研发部,仅有两人,肖凡就是其中一位。

    在新成立的研发部,肖凡做的第一个课题是关于老港垃圾填埋场渗滤液的处理。从2010年开始,肖凡和一位同事到老港蹲点试验,这一蹲点就是一年半的时间。
了解老港的人,想必都知道这里的工作环境有多恶劣,一眼望不到边的垃圾填埋场,臭味扑鼻,每天还有源源不断的垃圾接续运来,说一句“生活在垃圾堆里”也不算言过其实。对此,肖凡只是腼腆地笑言“还好”。

    肖凡的研发课题并不容易做。当时,老港已经有一套渗滤液处理设施,但2008年国家发布了渗滤液排放的新标准,需要对COD、总氮等指标进行提标改造,当时还没有稳妥可靠的方案,他想开发这一方向的技术,对渗滤液进行深度处理。

    一年半后,课题结题,课题研究成果可以满足渗滤液排放的新标准。略有遗憾的是,由于时间跨度等种种因素,这一成果没能得到工业化的应用。但是这个课题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开拓了他团队的空间,使得公司不再限于钢铁废水这一特别细分的领域,而且还让他所学的知识有了用武之地,极大提振了他的信心。

工业治污难关不断,另辟蹊径探得新方
    小试牛刀之后,肖凡带领着团队开始了更加艰难的探索。从仅限于钢铁行业废水的处理到拓展更为广阔的市场,每一步都走的不易。

十年的时间,遇到的难题数不胜数。肖凡举了这么两个例子。
1、宝钢集团废水中重金属离子的提标改造
    宝钢集团有家特殊钢生产企业,其废水处理设施是十年之前建造的,生产排放的废水里有镍、铬等重金属离子,属于第一类污染物,2018年上海市要求该废水的排放必须达到上海市最严格的排放标准,同时要达到钢铁行业最严格的排放标准,因此需要针对废水中重金属离子的进一步去除进行提标改造。

    接到这个任务后,肖凡带领研发部门开始攻关。参考国外的技术可以用特种材料吸附,或者是向废水中投加重金属捕捉药剂,让重金属离子形成不溶于水的沉淀。
试验后发现,吸附的方式可能有效但不稳定,而且吸附饱和之后要进行再生,运营成本很高,操作方面也较为复杂,可能不是最佳的方案。因此,决定还是选择投加药剂的方式,但是重金属捕捉药剂的单价在3~4万元/吨,价格不低,

能不能把药剂的投加量减下来以降低成本呢?
    大量试验后,肖凡的团队提出了高密度活性污泥协同重金属捕捉剂处理技术,先在废水处理过程中形成高密度活性污泥,再将污泥回流至废水中产生吸附作用,等于废弃物再利用,把微量重金属吸附在污泥中,和污泥一同沉降,更容易和水分离,这样一来,投入的药剂量就少了。
    肖凡详细解释了这一原理,这是他在烧杯试验时很偶然发现的,这样可以大幅度降低药剂耗费,改造起来也简单,用户也很认可。
2、液晶显示屏废液处理
    肖凡举的另一个例子,就是当下特别流行的液晶显示屏。城市里,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的液晶屏随处可见。
    相对于废水来说,废液处理是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液晶屏生产企业排出的废液浓度很高,无法直接排入废水处理站处理,大多数企业的做法是寻找有危废处理资质的企业来处置。
    如果每天产生的废液量少,1-2个立方废液的处置费用尚可承受,现在随着液晶屏使用量的增加,废液量也随之大大增加了。

2018,武汉的一家液晶屏生产企业找到了肖凡所在的团队,这家企业的废液一天约有一百个立方,而且企业即将扩能,扩能后会增加到每天300-500立方。
每立方废液的处理费用大概是2000-3000元,这个成本对企业来说太高了。企业希望有一种技术可以将废液直接在厂里处理,不需要运到外面去,这样可以节省大笔费用。

这种废液难处理在哪里?
    强碱性,强腐蚀性,强毒性,绝对不能接触到皮肤,在日本、台湾、韩国均有中毒死亡案例。他们团队中的三个人都非常注意,进入企业取液的时候,采用C级防护,保护自身安全。
    仅仅是在实验室的小试就做了半年多,他们通过不断驯化微生物,使之适应废液的毒性,将其转化成没有毒性的废水,最终可进入到废水处理系统。目前,小试已经结束,中试正在进行中,一切顺利。

    肖凡还贴心地给客户方算了这么一笔账,等到这项技术工业化应用之后,1个立方的废液处理花费不到100块钱,与之前的3000块钱相比,可以节省大笔的成本。
肖凡团队高效地为各地企业解决废水、废液问题,但他们还是特别低调,任劳任怨,工作中从来不提困难。

持续学习,将论文写在祖国的绿水青山上
    十多年来的磨砺,肖凡已是工业废水处理领域的行家。他先后对钢铁冷轧废水、焦化废水、炼油碱渣废水、腈纶聚合废水、液晶面板显影液废水、垃圾渗滤液等难处理有机废水开展了全流程处理试验研究,提出了“强化物化-高级氧化-高效生化”的高难废水处理总体思路,开发了“高效气能絮凝”“多元催化氧化”“膜生物反应器”等专有工艺设备,形成了一系列针对性的高难废水解决方案。
 
    在大量现场试验与工程应用中,肖凡对上述各项专有技术设备的应用条件、工艺与运行参数进行了摸索,积累了丰富的应用经验。肖凡也因此获得3项发明专利、14项实用新型,并有5项研发成果转化为工程应用实施,工程合同额累计逾5000万元。

    但肖凡并不满足于此,他觉得今后自己仍需持续学习创新,他们这个行业需要当个杂家,要有不同领域的知识,单纯靠在学校里的专业知识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在工作中不断学习、不断积累。

    肖凡发现在工作中需要具备各方面的综合素质,比如协调能力、交流能力等等,他要不断地和不同的客户沟通。沟通完了,还要投入很多的精力去付诸实施。
很多人不喜欢搞研发觉得枯燥无趣,公司没有高精尖的实验室提供给研发人员。很多工作是在现场进行的,跟普通的施工人员没有太大区别,这就需要有一定精神境界的人才能去投入,要技术能力过硬,综合素质强。

展望未来

    我很荣幸当选为“浦东工匠”,这也是对我工作精神和工作成绩的一种高度认可。自己会持续不断地学习与钻研,追求对专业技术更深刻的理解,将论文写在祖国的绿水青山上。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