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中心 >> 致富信息 >> 典型引导 >> 正文
博士养乌鸡 赚钱有奇招
日期:2013-04-11 作者: 来源:CCTV 点击:
     这种鸡叫泰和乌鸡,原产于江西省泰和县。与景德镇的瓷器一样,泰和乌鸡曾是江西省的一个特色产业,然而在12年前,纯种的泰和乌鸡几乎绝迹。

    2012年4月30日,记者到泰和县采访,却在这里又看到了成千上万的纯种泰和乌鸡。

    泰和乌鸡的复苏和繁衍壮大,都是因为这个叫李翔华的人。李翔华是一位会计学博士,因为一个偶然的发现,他放弃了被同行认为很有前途的工作和优越的生活,从深圳来到江西省泰和县的农村,用了12年时间,靠着687只泰和乌鸡发展成现在的规模,并积累了上亿元的财富。

    村民李必钊:李博士来了养这个鸡,跟他的文凭,名不虚传啊。

    村民刘开谊:不得不佩服他,不管他的质量还是品种方面都做到一流。

    朋友彭胜隆:很有眼光,他能够把眼光放在未来。真正有信心的人就是这样。

    一个会计学博士,究竟是如何把几乎绝迹的泰和乌鸡繁育壮大并积累了上亿元财富的呢?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要解开这些谜底,还要从12年前李翔华的一次突然失踪说起。

    李翔华是江西省新余市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在厦门大学攻读会计学博士并留校。1993年,他到了深圳,成为中国第一批炒股的人,他还做过房地产生意,赚到了上千万的财富。到了1997年,他又靠着自己出色的专业才能,在深圳市一家大型国企做到了副局级干部。

    1999年10月,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做得顺风顺水的李翔华,却在朋友们的视野里突然消失了,这引起了大家的不解和猜测。

    朋友万国平:聚会是见不到他的人影的。李翔华跑哪儿去了?就是说,他是不是出事了?找不到人了。

    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西省泰和县武山脚下,当地人因为从深圳来了个博士,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员工廖春保:我们乡下人都要往城里跑,没想到他在城里发展这么好,一下跑到乡下来。

    村民肖文平: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有可能是说犯错误在这里,躲避在这里。

 

 

    从深圳来的博士就是李翔华,他从深圳来到这里是要实现一个宏大的财富计划。

    博士李翔华放弃深圳的大好前程,来到江西泰和的武山脚下,他酝酿的是什么宏大的财富计划呢?

    而随后发生的事,却让熟知李翔华的人既意外又大跌眼镜。李翔华放弃以前的一切,兑换的却是这些鸡。会计学博士养鸡,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朋友万国平:我们不敢说是金光大道,但是对未来是可知的。可你要折腾到一个未知的世界,要靠自己打拼,要去探索。我们说他“傻博士”嘛。

    李翔华之所以养乌鸡,是因为1998年春天他到江西省泰和县考察时的一次偶然发现。

    当时泰和乌鸡的产业很不景气,一只泰和乌鸡只卖到4元钱,一个乌鸡蛋只卖到2角钱。可即便这么便宜,很多泰和本地人也不吃乌鸡了。

 村民肖志军:唉,要多差有多差,越养越差,把乌鸡的名声都搞坏了。

    村民张敏:私人养得都乱套了,反正随便养大了就可以,冲击了这个市场,所以价钱就不行。

    村民李必钊:我同学给我搞了一个乌鸡宴,我吃起来有腥味,我觉得不好吃,吃了一口我就没吃,所以以后我就说我不吃乌鸡了。

    在历史上,泰和乌鸡与景德镇的瓷器一样,名气很大,是江西省的一个特色产业。看到眼前的状况,李翔华非常痛心。

    李翔华:我始终觉得泰和乌鸡它是个宝,因为我是一个江西人,对江西家乡充满着感情。当时我说,哎呀,泰和乌鸡到我们这代人手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那真是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

    李翔华的这番话,引起了陪同他考察的泰和县领导的注意,也是因为这番话,李翔华成了当地招商引资的重点对象。
    李翔华尽管很激动,但并没有马上答应。随后,他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对泰和乌鸡这个项目进行了论证和调查,却得出了一个惊人的论断。

 

 

    李翔华:你们不要瞧不起泰和乌鸡,我说,有一天你们会认识到泰和乌鸡一定是个无价之宝。当然不是说在某一天,这个动物保护下来,它是永远的。能赚大钱的一定是带有垄断性的,带有垄断性的一定是资源性的。只不过说,这块宝,这个黄金,现在在地上已经生锈了,你们看它锈迹斑斑,以为是块废铜而已,但我相信,是金子就一定会发亮。

    1999年10月,李翔华辞去了深圳的公职,出资600万接管下了泰和县武山脚下的这家泰和乌鸡养殖场。可当地人对博士来养鸡这事儿却觉得很不靠谱。

    养殖场副总经理李志勇:好多人讲,他的钱没地方花了,来搞这个养殖。

    村民肖志军:一说李博士谁都知道,大家说深圳来个傻瓜,怎么在这里养鸡。

    李翔华的举动似乎也验证了大家的判断,他做的第一笔生意就是让人笑掉大牙的亏本买卖!

 


    李翔华接管的是一家濒临倒闭的养殖场,原来是承包给农户管理的,李翔华从鸡场的农户手里以40元一只的价格买来了四千只泰和乌鸡,可不出一个月,他就将其中的三千三百多只以每只5元钱的价格卖了,这第一笔生意就亏了十多万块钱。

 

    养殖场副总经理李志勇:第一件事就亏了一个大本啊,会计学博士不会算账的。

    村民肖文平:明显的,40块买进来,5块卖出去,每只亏35块钱。哪个会做这种赔本生意,是不是?

    员工李细英:人家讲,这不是会计学博士,要是会计学博士,他肯定会算一下这笔账。

    村民肖文平:最起码,一般的人,脑子如果没什么多大的问题,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

    李翔华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来,当时他花高价从农户手里买来的四千多只乌鸡,本以为都是纯种的,可挑来挑去,却不想其中有三千三百多只都是血统很杂的杂交乌鸡。

李翔华:这是一个杂交了的泰和乌鸡,它是不具备泰和乌鸡的特点的。第一,这个乌鸡它下面是长肉瘤的,这是杂交乌鸡才有的,原种乌鸡是没有的,不可能有的。第二个,这个乌鸡只有四个爪子。原种鸡它上面是长胡须的,没有肉瘤的,然后五个爪子。所以很明显,一个是改良的,一个是纯种的。

    最后,李翔华只留下了像这样的687只纯种的泰和乌鸡。

    纯种泰和乌鸡生长速度慢,一般至少要一百五十多天才能长成。为了加快生长速度,从1992年开始,当地养殖户开始养起了杂交乌鸡,杂交乌鸡的生长速度大大增快,一般六十多天左右就能长成。

    李翔华要养的是纯种的泰和乌鸡,否则,他宏大的财富计划就不可能实现。

    李翔华:我觉得,做一个商业模式,不一定是数量问题,关键是品质。如果是普通一个鸡,我绝对不会去做的,那不值得我去做。我要做,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

    在李翔华看来,成色不纯的泰和乌鸡跟外面四五块钱一只的杂交乌鸡没有任何区别,自己养下去不会有任何价值。
    可投资了六百多万元在这三千多亩农场里,得到的却是这两个鸡舍就能装下的687只鸡。尽管李翔华投资前有过预计,可这样的现实还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李翔华:当时我心里也比较难过,没有想到才这么一点点,比我想象中差得太远。但是只有这么多了,你也没有办法,你得承认这个现实啊。

    接下来,李翔华一系列的举动,让他和他的乌鸡养殖场在当地人的眼中变得异常神秘。

    从2000年1月开始,到2002年1月,李翔华的乌鸡养殖场大门紧闭,外面还筑起水沟和堤坝。大家看不到李翔华,也看不到一只鸡,更没听说这个鸡场出售过一只鸡。

    村民肖文平:两三千亩的地方,一个博士跑到这里来,搞一个这样的开发,看不到一个鸡,不往外出售,大门小门都锁住,外面的人是进不来的。

    村民肖亮明:当时看这个鸡场好危机的样子,要倒闭的形象。

    这两年里,李翔华到底在做什么?他能实现自己宏大的财富计划吗?还是真如外界所说要倒闭了?
    2002年,当李翔华的鸡场重开大门的时候,当地人却惊奇地发现,鸡场里不但有了六千多只泰和乌鸡,还实现了放养,道路整洁,鸡舍如新。李翔华也开始卖鸡了,乌鸡的品相也跟以前当地农户养的大不一样。

    两年时间,怎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那687只纯种的泰和乌鸡成了李翔华唯一的希望,他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提纯复壮和育种,耐心地等待泰和乌鸡种群的壮大。

    李翔华:那么这个工作要做多少年呢?不会低于五年,也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更长的时间。这是个动物,一代一代的,像人一代30年,这一代乌骨鸡280天啊。

    养殖场副总经理李志勇:你是没有什么商品来面对市场的,资金回笼非常慢,只有投资,只有付出。

    李翔华:育种的时候,如果你动摇,今天你就不可能在这里采访了,整个事情就结束了,早结束了。
那个时候,李翔华和员工们就每天在这里育种,做记录,耐心地等待每一只纯种乌鸡的孵化,期间没有卖过一只乌鸡,所有的投入都是李翔华在深圳炒股和搞房地产赚来的钱。

    李翔华:你再有钱也不会做个打水漂的事情。当时我提出来一句话:凡是一个月能赚钱的生意赚不了三个月,它就很多人都会来做了,三个月以后就赚不到钱了;凡是一年能赚钱的生意赚不了三年;凡是十年能赚钱的生意一般来说都可以赚五十年。原因在当你现在开始做一个项目,十年内建立一个平台,十年后,你把平台建立好了,很多人到那时候再跟你竞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很多真正能赚大钱的生意,一般来说都是有很长的周期才能做到的。

    尽管李翔华底气很足,但要从没水、没电、没有路、鸡舍破旧、荒草成堆这样的现实开始。

    李翔华:那时候什么都没有,都是自己做的。这个井都是自己做的,自己挖的。打井,打了两口井。

    员工李细英:有一年最苦的时候,我们在这个水库里,鸡吃的水,用那个车子,每一天最少上午一趟,下午一趟。一天到晚就是在这里装水,装了几个月。

 

 

    村民李必钊:本来是在沙滩上喝喝茶,游游泳,打打球,到这里来,把毕生的精力、毕生的创业成果都投到这里来了,真的是很不容易,讲起来都是要流眼泪的。

    这些通往农场的路也是李翔华带着工人们一点点铺成的。李翔华和工人们戴着草帽,挥舞着铁铲,在这片荒山里汗流浃背。

    李翔华:有些人到这里来找人的时候,看到我在干活,哎,老表,问下你们李总在哪里啊?我说,你们找哪个李总啊?他说找谁。我说我就是。

    员工李细英:人家不知道他是老总,因为他在这里做事啊。你想一下,当老总的哪一个会亲自下手去做事啊?大城市做老总的,人家都西装笔挺的,他就戴个草帽在外面。

    李翔华:叫我老表的时候,我心里还觉得挺开心的。

    在李翔华的养鸡场逐渐有了起色的时候,李翔华的举动却又让人看不懂了。从2003年起,他心思却好像不再放在养鸡上,先是把原来农场里的一些果树砍掉,然后又开始漫山遍野地栽树。光种树,李翔华就投入了三百多万元。
   他的这个举动,不仅周边的村民看不懂,连员工们都难以理解。

    村民刘开谊:他种树好像跟鸡没有什么关系。

    村民肖文平:多此一举的,是不是?连主题都搞错了。

    员工李细英:种一棵,你敢保证种一棵活一棵吗?那不可能的,还要抚育它,抚育你要花多少钱?所以我讲,就是劳民伤财的事。

    到2008年,李翔华用六年多时间栽下了两万五千多棵树。原本要靠养殖纯种泰和乌鸡实现自己宏伟财富计划的李翔华,扩繁六千多只泰和乌鸡后,却花六年时间种树,十年心血修剪,花这么大心思又到底为什么呢?

    从2008年起,就不断有人跟李翔华提出要购买农场里的树。2011年,当地有个做园林生意的村民肖文平,要花40万元的高价购买李翔华的64棵树。

    村民肖文平:这种桂花树的年龄、长势是相当难找的。这么大规模的有,是比较少的。

    这个叫肖文平的人,将看好的64棵树做好了编号,因为在他看来,这是笔对双方都有利的买卖。
此时,周围的人才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李翔华当初种树的原因。可是,李翔华的做法还是让人一头雾水,面对上门买树的人,他却坚决不卖。是价钱不合适,还是另有原委呢?

    李翔华:它就是我一个生态的放养环境。我想,在这个环境长大的动物,它一定是比其它环境要好得多。一个人昨晚熬夜了,就精神很憔悴。乌骨鸡它是一个动物,在一个好环境下,它一定是很开心的。环境好,它的皮毛都会亮一点。所以你要一个高品质的东西,只有在一个好的环境下才能做得出来。

    李翔华不卖,肖文平很不甘心,而且,他还盯上了李翔华农场里这棵五十年树龄的桂花树,一棵树就给出了30万元的高价。

    村民肖文平:好多人在看好这棵树。我当时跟他说30万,他不卖给我们,花多少钱都不卖。

    记者采访时看到,李翔华三千多亩农场已经被茂密的树林和成百上千的鸡舍所覆盖,成了泰和乌鸡的保护区。当初几十块一棵种下的樟树和桂花树木,也给李翔华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财富。

 


    李翔华:因为我当时就很简单,第一个是把乌骨鸡提纯复壮,花十年时间;第二个是种树,二十年一定成为一个很有名的桂花林、樟树林。这两件事到底值多少钱,我没有考虑到,但我知道会值钱。现在我的好多树都要两万一根啊。今天这个项目的价值,甚至它超过一个房地产项目的价值。

 

    到2011年底,李翔华的乌鸡养殖场年出栏乌鸡20万只。按生长周期的不同,李翔华打出了“年份鸡”的牌子,鸡龄不同,销售价格也不同。

    李翔华:我的鸡最快的也要250天,第二种就两年的,第三种五年的,第四种八年的。这个鸡应该叫鸡王,它是2004年的鸡,到现在已经八九年了。这个鸡养了八年的,成本非常之高,所以我们现在给它定价定到1080一个。

    养殖八年的泰和乌鸡王,除掉成本尽管赚不了多少钱,但却给李翔华的乌鸡养殖场增加了知名度,带动了乌鸡的整体销售。

    深圳市某酒店总经理陈焯基:你说一只鸡能养八年,从成本上来讲,他投入也要那么多。可以说物以稀为贵,很少有。现在我们整个集团八个店都在推广这个产品,而且得到客人的广泛认同。

    村民易光伟:哎,确实味道不同啊,真的不一样。
   养殖周期不同,卖价也不同,一只从78元到600元不等。而八年的纯种泰和乌鸡,一只要卖到1080元的高价。

    这些年份不同的泰和乌鸡源源不断地被销往江西、深圳、北京等地,登上了一些大型超市的货架,走上了很多高档酒店的餐桌,由于质量上乘,很快就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

    现在,李翔华在获得了经济效益的同时,也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当初从深圳来的那个不会算账的会计学博士,今天终于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佩服。李翔华也为自己宏大的财富计划继续努力着。

    村民易光伟:我们李博士不容易,你看,原来十多年前我在这里看,全部是荒草,哪里有这么好。

    朋友彭胜隆:像他这种心态的人应该是不多,而且这种项目的机会应该也不多。

    村民易光伟:他成功,对我们泰和也是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一个很大的帮扶作用。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450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