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中心 >> 致富信息 >> 典型引导 >> 正文
武术冠军拼出兔财富
日期:2013-04-09 作者: 来源:CCTV 点击:
 
正在练武术的这个人就是张天君,他出身武术世家,曾两次取得全国武术冠军,家人和乡亲们都觉得他往武术方向发展,前途很大。

 

    父亲陈宝陆:他从小在武术上受了那么多苦,现在已经有点造就了,还想叫他继续武术工作,这是(我)自己最大的愿望。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何庄村村民陈振春:他武学得非常好。我们村儿呢都希望他习武。当时他是非常有出息的人。

    而张天君却做出了一个出乎大家意料的选择:他大学毕业后,回到村里养起了兔子。

    2013年2月,记者去采访张天君。一见面,他就很兴奋地领记者去看他养的一窝刚出生的小兔子。

    张天君:兔子在这里面了。盖得特别严实。在这里了。

    记者:还没长毛呢,是吗?

    张天君:长了。

    记者:看到了。

    张天君:这个小兔子也就是刚出生五天左右,然后刚刚才开始长毛。然后,这个是,这个是让母兔现在喂得肚子以后喂得鼓鼓的,里面的奶水可以看得很清楚。

 

 

 


    张天君当时的这个选择让很多村民都替他惋惜。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何庄村村民陈振芳:我说他糊涂,胡闹。还上学,还搞这个武术教练,你说你弄哪个不好。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黄桥村村民柳圣来:没有正当职业,人家大学生都有当经理,当干部,你这个算什么行为呢?

    养兔子在当地很多养殖户眼里更是一个高风险项目。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支河乡么里村养殖户武斌:兔子不好养,是最难养的,属于特种养殖业,跟这个鸡跟猪不一样。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黄桥村养殖户柳冲:你要是有这个技术养兔子,说实话,养什么,你养什么都可以。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村民陈振芳:没人养。没看这片都是,这家都是养兔子的,这家,就这家,你看么,人家都不养了。

    可最终,不被看好的张天君只用了四年时间就带动了当地三百多农户养兔子致富。

    铜山区农业委员会副主任王继峰:他整个合作社年出栏达到50万,50万只,年创产值达到3500万元,在我们铜山区来讲可以说是一个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

 

 


    身为全国武术冠军的张天君,为什么要放弃习武回家养兔子?启动资金只有九万多元,他又如何只用四年就打造出年销售额三千五百多万元的龙头企业呢?

    张天君八岁上河南少林寺学武术,曾经在2005年、2006年全国武术争霸赛中分别获得南拳和双鞭单项冠军。然而,2008年,张天君从江苏师范大学毕业后,却突然要回老家创业,这引起了全家人的反对。

    姑姑陈玉娥:大学生,还是走大学的道路,出来以后有点出息,干这个没什么出息。

    母亲张夫兰:你要干,我是一百个不支持,要不你这家门别进了,我说。

    张天君随母姓,他的父亲是个开明人,却也在这件事上放出了狠话。

    父亲陈宝陆:你如果养兔子,我就跟你断绝关系,咱们断绝父子关系。他说,你如果不让我养兔子,我情愿我这一辈子在外要饭。

    究竟是什么让张天君非要回家创业不可呢?

    张天君:择业非常困难,要么就是当老师,要不然就是说可能去做一些跟武术相关的,出路很少。而且呢,而且本身这个练武术的人就特别多。所以说呢,虽然我们有这个大学毕业证,但是不见得一定有什么,就是说在这个行业中有什么多好的这个竞争力。

武术行业就业面相对较窄,张天君想自己创业。2008年2月,在一次去亲戚家时,他发现了养兔子的商机。

    张天君:当时看他的兔子也挺好玩,那时候还小,他买的兔子还不是多大。然后过了一两个月以后,再去他家的时候,再去他家的时候就繁殖出好几十只兔子。我一看,这个兔子繁殖能力挺强,它有这个繁殖能力。然后呢,我们在一块呢,如果把它能发展成规模性这种养殖呢,我门可能就能找到一些利润点。

    2008年6月,张天君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学同学一说,几个人不谋而合。

    2005年全国传统武术比赛拳术冠军、张天君的同学谢飞:不想跟别人去打工,我只想自己看看能做点什么,意思是说想自己做老板。

    2006年全国散打擂台赛70公斤级冠军、张天君的同学赵路:想自己干一番事业,既然他当时说呢,我们都说要支持他去,去干。

    张天君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先带同学去全国各地考察。

    张天君:看到这个市场情况么,一个是有这么多家商铺,还有加工厂在做这个行业。当然也想到市场这么大,我们的潜力还是蛮好的,这个行业。

    考察的结果更增加了张天君的信心。2008年,他们几人凑了九万多元,从外地引进了三百多只獭兔。

 

 


    张天君:我掏了呢也就是在三四万元,这样地算,还是比他们还要多一点。

    赵路:只是几万元钱,一两万元钱吧。

    虽然钱不多,但张天君买的兔子可不算便宜。这种兔子叫獭兔,三百多元一只;而当地普通的肉兔不过几十元一只。

    这种兔子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呢?张天君右手边的是獭兔,左手边是当地的肉兔。

    记者刘青青:这样一张皮能卖多少钱?

    张天君:这种皮也就是七八元钱。因为它还一直在掉毛,所以说它就是放在领子里也不好。

    记者刘青青:那这个呢?

    张天君:这种皮怎么也卖七八十元,因为他体重也大。

    记者刘青青:差了十倍都不止。

    张天君:对。

    獭兔皮到底比肉兔皮好在哪里呢?

 

 


    张天君:摸獭兔。

    记者刘青青:多摸两下。

    记者高元:你再摸下肉兔。

    獭兔皮不容易掉毛,是做皮毛服装的好材料。

    而连张天君自己也没想到,他花高价买的这些獭兔,却让他摊上事儿了,还摊上大事儿了。

    2008年8月,张天君买回的三百多只种兔产下了两千多只小兔,这批小兔刚出生就出现了大批伤亡。

    2006年全国散打擂台赛70公斤级冠军、张天君的同学赵路:那一批下了有千把只兔子,小兔,最后成活率只有一百多只。

    2005年全国传统武术比赛拳术冠军、张天君的同学谢飞:当时就是说死,可能就是说,我可以从中学到——对不对——学点技术,学点经验,也没在意。

    张天君:有兔子出现伤亡,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灵感一来了就在门上写,拿着粉笔在门上写,写上我一定要养好兔子,我一定要努力,就写的这些,就是心情的一个抒发,写到门上了。现在时间一长也都没了,这些东西。

    尽管第一次小兔的成活率很低,但并没有打消张天君和合作伙伴们的热情。
种兔生产的第二批一千多只小兔也没有存活几只。但在张天君几人的照顾下,第三批终于有八百多只长到三斤左右大,眼看就能卖钱,可还是出事了。

    2006年全国散打擂台赛70公斤级冠军、张天君的同学赵路:正在吃食的时候伤亡了,眼看着死,没办法给治。

    张天君的女朋友刘婷:大批量死亡,一天之内死了五六百只兔子。而且那个兔子说小也不算小,有一两斤、两三斤重左右了,其实也再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出栏了。

    为了挽救这些已经长成的兔子,张天君连着三天三夜没合眼,脾气也变得很暴躁。

    母亲张夫兰:早上到中午都没吃饭。哎呀,我心里特别不好受,我就赶紧到这街上给他买了一点吃的。我说,你吃吧。他说,你放着,你走吧。那都没吃。

    张天君的女朋友刘婷:不吃饭,在兔舍门口坐着。我跟他说话,他脾气很暴躁,然后不理我,然后就冲我发火。

    张天君的努力没能救活这批兔子,而就在这个时候,知道张天君近况的大学老师打来了一个电话。

    江苏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民族传统体育专业教导主任朱永光:很好的一个机遇,有个全国重点大学,希望我能推荐一个优秀的教练员,教师。当时我想到天君,我就给他打个了电话,我跟他说,有这么个机会,把你推荐到大学里面做老师,做教练。

 

 


    张天君:当时我一听,我就说,老师,对不起,我想创业。然后,这样,他接着就没说什么话,那好吧,你创业吧,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江苏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民族传统体育专业教导主任朱永光:他们(重点大学)那块基本上是我推荐的就要了,那么这个机会应该是很难得,我觉得他好像不大懂事。

    张天君:事实上,我当时拒绝完以后,我心里真难受,心酸,想着其实老师都对我那么好,亲戚朋友家人又对我那么好,结果我选择这个路,结果现在弄得一无是处。半途而废吧?不舍得,也不想去做那样的事儿。所以说那时候心情很矛盾,很心酸的感觉。

    眼看着要成功了,又被打回了原地。此时,一直跟张天君养兔子的合伙人谢飞提出了离开。

    张天君的同学谢飞:从早上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我确实坚持不了,也没有见到,如果说要赚到了钱了,对不对,可能心里平衡一点,因为毕竟没有赚到钱,而且每天都是如此,每天都这么累,所以说我选择了放弃了。

    张天君:他没走的时候,我是真不想干了。他一走,刺激到我了。真的。他一走,我就想了,我不管你们谁走,当时我说了一句话,一句狠话,我说,你们任何一个都离开我,但是我不能离开这个厂,我一定要养好兔子。

    张天君决心一定要找出兔子的死因,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找来找去,问题竟出在一个他从没怀疑过的环节。

 

 


    张天君:光是死大兔子,那种一两斤的小兔子还都健康,就越是健康的这种大兔子,吃料、采食量比较大的,它的死亡越是快,所以那个时候才是往饲料这上面去想。

    原来,张天君从外面买的饲料中,有一部分含有霉变的草粉,才造成兔子死亡。

    记者刘青青:这种情况,饲料厂会给你赔偿么?

    张天君:一般很少。他这个饲料厂解释起来,他会给你一个很模棱两可的答案,让你没有办法。虽然你可能换了饲料就没问题了,但你不能说一定确定就是他这个饲料怎么怎么出的问题,所以说也很难对他有什么追究。

    饲料的问题让张天君决心不再受制于人,他要自己生产饲料。

    这个人叫王文生,是当地一家生产鸭饲料厂的厂长,张天君想让他帮忙加工喂兔子的饲料,却被拒绝了。

    王文生:加工成本和加工设备这一块都要改造,都不一样,所以说第一次他跟我谈的时候,我没有给他做。

    张天君:他一个小时的话出兔饲料一吨多,然后他做鸭饲料七八吨,然后呢他在做这个饲料的时候呢,他肯定就会对他的利益有一定的损失。

    加工兔饲料对王文生来说根本赚不到钱,所以就不愿意做。张天君想出了一个办法。

  张天君:在晚上,在晚上的时候,一个是电费相比较,比较便宜,然后他们的这个,就是说鸭饲料生产比较少的时候,给我做一些兔饲料。

    张天君还提出,工人夜里生产饲料时的加班费由他来出,王文生终于同意了。虽然又多花了一笔给工人的加班费,可张天君觉得很值。

    张天君:如果我还是在养兔子,它这个饲料任何一个环节它对我造成的损失,都不只是我再去养多少兔子能够挽回的,因为这个东西(外面的饲料)它是非常不稳定的,比方说一年给你出个两次三次的话,可能我就不用干这个行业了。

    2009年,在张天君的努力下,第四批一千多只兔子终于可以出栏卖钱了。

    为了卖兔子,张天君带着一百多张獭兔皮,来到了中国最大的皮革市场之一——河北肃宁皮革市场,而刚到这里就被宰了一把。

    张天君:那时候,拿着皮过来以后,因为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这边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直接拿着皮就奔这里。知道这里,因为之前考察过这里,有人收皮子么。然后拿了一百多张皮,然后随便就找了一家店就进去了。

    张天君一上来就被看出是外行。

    张天君:张嘴就问他们,来,帮我,师傅,你帮我看一下这个皮能值多少钱?当时,当时那个老板就看,我觉得当时也看有点感觉,有点异样的感觉看我。

 

 


    兔皮经销商李向荣:你这么着明说多少多少钱,他成不了,这是做生意,都是这个。

    记者高元:不让第三方知道?

    兔皮经销商李向荣:对,就是这个意思。

    张天君:很古老的一种方法,摸手来询价。那时候不懂,然后才知道,你凡是外行——基本上在他们眼里,你只要张口就问价格的,都是外行——这种人呢,基本上如果到这个交易市场来进行皮毛交易的话,都会被他们宰一把。

    张天君卖的每张獭兔皮都比当时的市场价低了五元,一百多张少卖了五百多元。尽管张天君后来知道被宰了也很高兴。

    张天君:(养獭兔)这个最大的两个难点呢,一个是养,一个是卖,我都完成了,所以下面的路呢,说实话,一个呢心一个从嗓子眼也放到了肚子里面,另外一个呢,在今后的发展呢,自己也做些规划了。

    2009年冬季,张天君和合作伙伴们赚了三十多万元,女朋友刘婷和合作伙伴赵路却想分钱不干了。

    张天君的女朋友刘婷:拿这些钱去市里,去市里买一些门面房,然后这样来吃房租或是干一些其它的,比较稳定一些。

    合作伙伴赵路:还是想回城里那种,过城里生活的那种感觉。

 

 


    可这时,张天君的一个新的发现,却让他们半年时间又赚了三百多万。

    张天君:刚开始做的时候,你包括獭兔的皮毛和肉,基本上都是出口,都达到90%多是出口。当时就发现有一些商场里面,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开始出现皮毛类的衣服,有一些宣传和推广了。

    在这之前,国内生产的獭兔皮主要是出口;而当时,獭兔皮开始在国内升温。张天君判断,獭兔价格即将大涨。

    张天君:(看到)对皮毛这种时尚物品的追求,就是说市场前景很好,是我敢去做的很大原因。

    2009年末,张天君把刚赚的三十万全拿出来,还抵押家里的房子借了五十万,全部投入,建了眼前这座存栏量可以达到十万只的养兔场。

    合作伙伴赵路:当时他做这个决定,其实我们也都不理解,我们想一点点扩大。

    张天君的女朋友刘婷:他最多赔的话要饭,然后他跟我说,你愿意跟我一起要饭吗?

    张天君:真的失败了,要饭也无所谓,只要我还存在这个世界上,我就肯定还要努力,这是肯定的。

    那么,行情真的会像张天君判断的那样上涨吗?半年后,事实证明了他当初的预料。

兔皮经销商朱爱坤:比今年这个行情要猛,来得特别快,就一天一元钱,这兔皮就是一天一元钱地涨。

    兔皮经销商李向荣:拣着这皮,这皮就成功,就这么着都缺货,都成了这样了。

    獭兔经销商何景军:(当时)一只兔子赚七八十,八九十那就不得了了,一百只兔子赚几千元,很简单的事情。

    准确的市场判断让张天君抓到机会,半年时间就赚了三百多万。

    张天君的女朋友刘婷:卖了一大笔钱,那时候挺高兴的。

    合作伙伴赵路:高兴呗,心里面砰砰地直跳。

    2010年2月,一次意外的对话,再次让张天君的财富翻番,两年时间就在当地打造了一个年销售额三千五百多万的龙头企业。

    这个人叫滕少华,以前也养过兔子。2010年,张天君遇到了他。

    张天君:他就跟我讲过,因为后来我们认识以后,他说,我以前也养过你这种兔子,但是卖不出去。

 

 


    滕少华:当时跟他说,这个兔子不敢养。因为什么呢?养起来以后呢,这个价格跟咱这个菜兔一样,价格太低了。

    记者刘青青:多少钱收的当时?

    滕少华:多少钱收的?那便宜了,几元钱一斤多得是啊。

    滕少华曾经养过獭兔,但因为缺乏相关信息,一直按肉兔的价格卖。张天君经过调查发现,很多养殖户跟滕少华一样都不了解獭兔。

    张天君:养殖户他们既然不懂这个东西,那我就要让他们懂,让他们认识,什么是獭兔,什么是肉兔,然后带着他们去养。

    2010年,张天君成立养兔专业合作社,想带领更多人一起养獭兔致富,可合作社成立之后,一个愿意加入的都没有。

    江苏省徐州市徐州经济开发区大黄山镇荆山村黄斌:老百姓心里(认为)呢,养兔子这个东西不好养。

    养殖户:听很多人说,养兔子死亡率比较高,有时候死一大片,反正就是不太好养。

    当地很多人曾养兔失败,所以对养兔丧失了信心。这时,张天君采取了一个办法,让原先不愿意养兔子的很多村民主动找上门来。

 

 


    张天君:在农村的话,有很多出去务工的都是一些年轻人,二三十岁的,他们在外面出去打工的时候,会担心家里面的老人,或者小孩儿,或者是妻子。如果有一个更好的产业,比方说养兔子,他们在家里能赚到钱,我想他们更愿意在家里享受这个天伦之乐。

    张天君开始针对当地的年轻人进行宣传。2011年2月,这个叫武斌的人从张天君手里买了三百多只兔子。

    武斌:打工毕竟不是一辈子的事。我看了三次,然后人家能搞好,人家能养好,我对自己也有信心。

    然而,武斌开始养不到一星期就出事了,快要产仔的兔子突然不吃食了。

    张天君听说后,火速赶到了武斌的养殖场。

    张天君:跑过去一看,确实,其实不是拉稀,不是这个不吃食,而是正常的妊娠反应,兔子其实精神很好,然后它这个呢,只是因为它这个要生产了造成的不吃食。

    虽然白折腾了一天,但张天君还是不厌其烦地往养殖户家里跑。

    张天君:很理解。你包括一些养殖户,他们问完这个问题以后呢,我们还会,还会跟他说,你下次有不懂还是给我们打电话。因为呢,我们怕,如果他们不跟我们说,可能这就是一个很直接的损失了。

    张天君的负责任,赢得了三百多家像武斌这样的养殖户的信任。现在,张天君的合作社年出栏獭兔五十多万只,销售额达到三千五百多万元。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450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