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中心 >> 致富信息 >> 典型引导 >> 正文
小毛驴拉动扶贫“大磨”
日期:2017-09-27 作者:未知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点击:
 

    “这是最好的扶贫项目。”近日,在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该旗畜牧局总畜牧师刘宇国说,“一家养殖三五头能繁母驴,村里建好良种改良站,驴耐粗饲、好养活,只要怀上驴驹子,一年挣个两三万没问题。”

  在山东省东阿县大桥镇赵庄村,贫困户谷云庆把政府扶持自己的两头母驴托管给了绿旺养驴专业合作社,自己又到合作社来打工。“一个月2000元工资,合作社年底还给分红,咱全家都脱了贫。”谷云庆说。

  原本因役用价值下降而遭遇“弃养危机”的小毛驴,为何能够拉动产业扶贫这个“大磨”?8月中旬,恰逢国际毛驴产业发展学术交流会和第三届中国驴业发展大会分别在山东和内蒙古举办,记者抓住机会,展开了深入采访。

  阿胶企业带动,养驴效益上升小毛驴成了扶贫“热门”

  谈到养驴效益,经纪人的反应是最敏感的。“就这四五年的时间,活驴价格和驴驹价格,几乎到翻了一番。2013年咱到东北收驴,算下来也就九块钱一斤。现在,已经涨到小二十了。”山东省青州市谭坊镇的屠宰户李志鹏告诉记者,“而且,由于不少地方兴起了养驴热,搞起了养驴扶贫,驴驹子价格涨得最快,去年初就突破20元一斤了。再往上,优良种公驴和能繁母驴的价格涨得更快。”

  驴价为何涨得快?一是驴越来越少了。新世纪以来,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推广,驴业遭遇“弃养危机”,存栏已由上世纪90年代的1160万头下滑到2015年的540万头。二是消费需求上升。驴肉是典型的健康肉,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吃驴肉的越来越多,驴奶的开发也已渐成气候。三是驴皮价格大幅上涨。驴皮是阿胶主要原料,驴存栏的减少使阿胶业遭遇了严重的“原料危机”,带动驴皮价格由十多年前的不足百元一张,涨到了目前的近两三千元。

  为了解决原料问题,不少阿胶企业开始主动向驴业上下游延伸,在上游扶持养驴专业村和养驴大户,在下游开发驴肉、驴奶等多元化驴产品。以阿胶行业龙头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为例,自2002年起在全国建立了20个养殖示范基地,为农户提供驴种改良、资金帮扶、技术扶持、订单回收等服务。

  阿胶行业带动,养驴效益上升,推动我国驴业发展正由“役用养驴”向“商品养驴”转型升级。脱贫攻坚大幕拉开,正赶上养驴业悄然升温的进程,而且养驴具有“疫病少、耐粗饲、好养活、风险小”、“投入相对少、科技含量低”等优势,成为了不少地区推进产业扶贫的热门选择。

  可以分散养、可以规模养、可以托管养

  养驴扶贫“模式多”

  巴林左旗地处农牧交错带,饲草资源丰富,农户有家庭圈养草畜的传统。2008年以来与东阿阿胶公司合作,共同设立驴业发展基金,引进优质种驴,推广先进技术,建设养殖基地。目前,该旗驴存栏量已达18万头。

  “牛羊吃草,驴吃秸秆,一点儿也不冲突。家家有场圈,驴买回来就能养,现在驴驹子价格高,咱就扶持贫困户养殖能繁母驴,推进品种改良,一年生上三五个小驴驹,一个能卖五六千,效益好着呢。”林东镇后兴隆地村村委会主任陶志富说。

  农牧交错带养驴有天然优势,农区如何做呢?山东省聊城市选择了规模化养驴这条路子。据聊城出台的《关于养驴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2015-2019)》,提出了“政府+企业+银行+合作社+养殖户”养驴模式:政策方面,有土地协调、相关费用减免等优惠政策,建设规模化养殖场有10万元到30万元不等的补贴;政企银联合,政企联合出资500万元进行“融资增信”,与银行合作,为养殖户提供贴息贷款;东阿阿胶定价提供驴驹,定价回收成品驴,并提供管理技术服务。到目前已建成规模化养殖场200多家,驴存栏超过10万头。

  2016年,脱贫攻坚大幕拉开,聊城顺势而为,将养驴作为产业扶贫的主要选择之一。“东阿探索了以养驴合作社为实施主体,将扶贫资金进行量化入股分红的‘托管养驴’扶贫模式。”东阿县扶贫办主任侯阿民说。

  东阿用扶贫项目资金,为每个贫困户提供母驴指标2头,补贴资金4000元;贫困户把母驴和补贴金交给养驴合作社入股,并签订代养协议;母驴产驹后,贫困户可享受母驴繁育奖励资金1200元,合作社再按每头驴600元的固定收益分红给贫困户。同时,合作社每带动一户贫困户,可获得贷款授信5万元,最高可贷200万元。

  这样,合作社扩大了养殖规模,还可享受全贴息贷款政策。贫困户避免了建驴舍、学技术等难题,直接享受繁育奖励和合作社股金,风险小、收益稳。无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每年收益约4000元。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还可到合作社打工,再获一份稳定收入。

  科技支撑能力弱,产业开发程度低

  驴业仍大有潜力可挖

  采访发现,“一头驴就是一个小银行”,“养一头黑毛驴相当于多种二亩地”,成为贫困户通过养驴脱贫致富的真实写照。而且,驴业在科技、标准、产业开发等多个方面,仍大有潜力可挖,养驴效益仍有上升空间。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吴常信说:“对于驴业科技的研究,国内、国际几乎都处于‘空白状态’,养驴业处于‘品种杂乱、繁殖缓慢、饲养方式落后’的粗放状态。”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会长、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秦玉峰介绍:良种方面,驴种退化严重,大型优良品种的数量下降很快。繁殖方面,主要依赖本交或技术含量较低的人工授精,“三年两驹”甚至“五年三驹”是常态。

  繁育上缺乏科技支撑,养殖、屠宰和产业开发上也无标准可言。“玉米面、麸皮做精料,秸秆、谷草做草料,喂养全凭经验。驴产品加工方面,私屠滥宰严重,驴肉保鲜、分级技术落后,驴奶、孕驴血等开发程度低。”秦玉峰说。

  近年来,为了保障农户的养驴收益,不少地方政府和龙头企业做了很多努力。以阿胶行业龙头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为例,先后推动组建了国际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建设了全球唯一黑毛驴冻精生产中心;在山东、内蒙古成立驴产业研究院,搭建驴业科研平台;推出了毛驴活体循环开发的“产+加+供+销”立体模式,同步提升驴奶、驴胎盘、孕驴血、孕驴尿等的生产加工技术;组成专业团队前往新疆、内蒙古等地的8市46县,开展养殖技术培训和产业开发。

  “养驴效益仍大有潜力可挖,当前应从四个方面发力。”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副会长周祥山说。一是争取政策扶持,在全国布局优良驴种资源保种基地;二是研发推广驴的胚胎移植、冻精推广等繁育技术,建设优良驴种繁育基地;三是推进科企合作,开展驴的饲养标准研究,研发驴饲料、场圈建设、养殖机械等机械化、标准化饲养技术;四是推广驴的标准化屠宰技术,开展驴奶、驴骨、孕驴血等产业化开发。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