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中心 >> 科技生活 >> 民俗旅游 >> 正文
你不知道的京郊喇叭沟门秘境
日期:2021-03-04 作者:未知 来源:京郊王 点击:
 

    1、北京北极村(石洞子村)
   北京有多大,开车走走就知道了!按自然村算,北京最东是密云的花园村,最南是大兴的求贤村,最西是房山的鱼斗泉村,今儿说说北京的北极村。
   怀柔喇叭沟门满族乡的帽山村是最北的行政村,而更北的石洞子才是最远的自然村。写个知识点,自然村就是村民自然聚居的村落,没有行政权。行政村就是有村委会、党支部的,可以管理多个自然村。
   怀柔区政府为起点,到石洞子要开114公里,从北京出发那就是170公里了。从石洞子穿过2830米的怀丰隧道,就是河北省丰宁了。这里也是北京地区纬度最高的地方,也是春天来的最晚的村。
   村子不大,紧挨着国道,一共也就二十来户,基本上也都是新盖的房子,寻古是没啥了。在村子北头,有一些穿着黄色荧光马甲的人,正懒散的在山坡谷地休息。问过才知道,他们都是附近的村民,来给村里干活的。
   村里怕山坡上的树杈长得太密,影响生长,也是为了防火,雇他们修剪一下。我问村子为啥叫石洞子啊?他扭头指着身后的一条山沟说,因为村北真有个石洞啊。
   果真走了不远,百十米吧,进入谷口就能看见一个巨大半弧形的断崖,断崖下有两处凹进去的地方,很浅算不上洞了。
   正对面山凹下都是村民存放的杂物,走近吓我一跳,空旷的山谷下,有十来具或黑或红的大棺材。
   其实北京郊区村民大都有此习俗,如果家里有老人的,就要提前准备棺材了。一是老人一旦走了,可以从容准备。再一个也算是冲喜了。好像提前准备好了寿材都能活得长久的。
   除了寿材外还堆有一些杂木、旧家具等。居然还有一架保存完好的胶皮轱辘的大车,这在过去那可是重要财产了。
   那个漆红的柜子也很有农村特点,还画着松鹤延年、凤凰牡丹,虽然画的挺随意,也算是美好的愿望了。
   在左侧的山凹处有台阶而上,上面有有香炉、供花。砖砌了一个小佛龛,佛龛两侧有纸写的对联“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小心掀开堆叠在一起厚厚的红帐子,里面空空的,似乎有张纸。佛龛旁边还有两顶简易的黄色小轿子。
   出来后问干活的村民,那里供的啥?有人说三官爷,但具体怎么回事就不知道了。
   这时正好路过一位七十多岁的大爷,大爷说这事我可以跟你唠唠。三官爷就是天官、地官、水官,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每年正月十五,都要抬着三官爷(那个小黄轿子就是抬三官爷的)在周围几个村巡游一下。三官爷的塑像早没了,轿子里就是三官爷的画像。他儿子就是每年巡游的“会首”,也就是总负责的。这事也是近些年才恢复的。
   大爷还说他儿子住在怀柔县城,本来去年不想当会首了,结果孙女得了场病,去了不少医院也治不好。就去村北河北界找了个神汉问问,问过后说三官爷生气了,还得让他儿子回来当会首。于是赶回村里继续抬三官爷巡游,还别说姑娘还真好了。
   大爷精神矍铄,看我感兴趣拉着我聊东聊西。说石洞子村也有好几处好看的景观,例如汤泉沟的温泉,冬天也不冻冰的,还有山岭上的棒槌山(走国道一进京就能看到东边那像犀牛角的棒槌峰),一共有三座那,叫大棒子、二棒子、三棒子。年轻时他能爬上其中两个那。村子旅游没人来开发,也没游客来,旅游做的不如孙栅子的。
   大爷很能聊,只是满嘴的牙只剩了一颗黑黑的上牙根。我问能给您照张相吗?大爷整了整衣服,大方的说,也不好看,你照吧。
   这个因洞而名的石洞子村,其实还是有些景色和宣传噱头的。跟密云东极花园村学学,也立块北京最北极的石碑,好好打造京北第一村的旅游品牌,让村民也挣点零花钱。
    2、满族风情博物馆
   北京博物馆众多,郊区也不少,再加上现在大力建设的村史馆,可看的还真多。
   喇叭沟门满族民俗博物馆规模就不小。既然是满族乡,自然以满族文化为主,大门外广场上矗立的皇太极像就证明了这点。博物馆建筑面积一千六百平方米,是满清王爷府的建筑风格。
   整个文化陈列馆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满清文化陈列馆,全馆共有七大展室,首先是介绍了满族的起源,和汤河川满族的来历。
   另外还有展室收藏了自汉代以来的各种珍品九百五十多件,其中满族民间实物五百多件,主要从民间征集而来,另有二百三十五件为皇侄爱新觉罗毓岚先生捐赠。
   漂亮的金鱼铜墨盒、各种民间陶瓷油灯,瓷器、书刊、石砚、丝织品,还有仿建的满族民间生活起居。
   最吸引我的是那个龙凤戏珠的大罐子。虽然罐身已经有了好几处锔子,但龙凤形象依旧威武张扬。
   史料记载,从清朝顺治年间开始,以彭姓为主的满族人口就从沈阳城外迁居至此,今天沿汤河川逐渐形成的喇叭沟门、长哨营、汤河口三乡镇,村里人大部分都是姓彭的。这三个乡在清朝曾被称为鹰手营、杨木营、胭脂营。分别是为皇家训鹰,进贡猎物。看林场,向京城送制造扎枪用的杨木杆。开垦农田,为宫中妃嫔提供胭脂费用。彭姓满族都是镶黄旗的,但应该是早期就归附后金的汉人,也就是包衣奴仆。
   博物馆院子中有索伦杆,顶上有一方斗,还有一只乌鸦木雕站在上面。当地人就会给你讲乌鸦救主、义犬救主(努尔哈赤)的故事。
   说这索伦杆就是为了感谢乌鸦,给它喂食的。其实救主那纯粹是故事,但满族人源于白山黑水间,常年以打猎为生,森林就是他们的保护神,而且过去打完猎,会把一些动物内脏抛弃,引得乌鸦觅食。看到天空有乌鸦盘旋也就能知道同伴在什么地方活动,便于联系。至于猎犬那更是狩猎的重要帮手。这索伦杆源于自然崇拜,但附会上“救主”,更能显示君权神授,让满族人更加忠心耿耿。
   展馆中还有满族名人墙,居然有赵忠祥、火风、齐秦、侯宝林等众多满族名人。
   另外还有一项二奎摔跤的体育项目,电视台播报过好几回,据说早已走出国门。
   满族博物馆就在去喇叭沟门景区的必经之路上,有时间顺便看看这些历史文化,也能增加点知识。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