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决策参考 >> 农业产业化 >> 专业合作组织 >> 综合 >> 正文
资金互助合作社:迈开步子小心走
日期:2015-06-09 作者:张艳玲 等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编者按近几年,国家逐步放宽农村地区金融信贷形式,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应运而生。相比于传统金融机构,资金互助社具有贷款方便、灵活的天然优势,但同时也容易出现信用缺失、管理混乱等问题。如何利用好资金互助合作组织的形式为广大农民服务?资金互助社下一步该怎么走?让我们看看四川和山东两地的做法。

自建金融“蓄水池”盘活蔬菜大产业

——四川试点农产品流通环节资金互助

   本报记者 张艳玲

    5月29日,四川省彭州市的蔬菜经纪人徐远隆将20万元借款如约归还到了彭州旭立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标志着资金互助社成立以来第一份为期半年的借款合同履行完毕。

    为弥补农村金融短板,2014年,四川从全省确定了8家管理民主、运行规范、合作意识和带动作用强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展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试点。彭州聚慧蔬菜产销专合社作为唯一的农产品流通专业合作社入选,在相关部门指导下,合作社234名社员(绝大多数是当地土生土长的蔬菜经纪人)入股成立了股本金达700万元的旭立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并很快开始运转。

    作为唯一一家依托于农产品流通环节的专业合作社成立起来的合作金融组织,运行半年的彭州旭立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运行情况如何?它解决了什么难题,又面临什么样的问题?近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对其展开深入调查。

    削峰填谷应对白菜“烂市”危机

    彭州是我国五大商品蔬菜生产基地之一,年种植蔬菜面积达80万亩。今年4月,彭州白菜出现滞销苗头。“最低时跌到8分钱一市斤。”彭州市农发局副局长刘孙久告诉记者,农民怕误了农时,都急着腾地插秧,彭州及周边区域白菜集中大量上市是主要原因。

    农业部门找来当地蔬菜产销协会召开专题会商量对策,希望他们能大量收储白菜以平衡供求关系稳住价格。很快,彭州市蔬菜产销协会给出每公斤0.5元的收购“指导价”,确保农民“保本微赚”,得到了协会经销商的认同。

    然而,资金不足使经销商王远利难有行动。“没想到,去年入股的资金互助社帮上了大忙。”王远利向合作社提出贷款申请后,很快便通过审核拿到了50万元资金,月息1分,比银行同类贷款低约17%。

    “救急是资金互助社借款的基本原则,尤其是在蔬菜可能发生滞销烂市的危急情况下,必须优先考虑那些用于收购滞销蔬菜品种的借款需求。”资金互助合作社理事长陈孝建表示,在4月审批的数笔借款中,主营白菜的经纪人被给予了特别的“关照”。在互助社的鼓励倡导下,大量资金进入白菜收购“大军”,5月中旬,白菜价格便回升到1.2元/公斤,王远利获利10余万元。

    收购资金缺口已经成为影响彭州蔬菜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刘孙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收购一亩菜需要5000元左右计算,出菜高峰期彭州蔬菜所需收购资金为16亿~25亿元;按10~15天的资金回收周期计算,一个周期内需要的资金也会超过2.5亿元。彭州全市全年的新鲜蔬菜收购流动资金缺口大约在5000万元左右,尤其是在“出菜”时间相对集中的季节,收购资金不足使得蔬菜在短时间内“收不走、运不出”,蔬菜滞销事件时有发生。

    “这也是省上最终拓宽了原定的‘主要用于种植养殖业生产’的试点规则,将流通环节也纳入试点的主要原因。”刘孙久表示,在应对4月的白菜滞销危机中,资金互助社通过资金引导,对如何尽可能发挥其价格调节作用进行了初步的探索。

    高效灵活鲜菜也可入库作担保

    徐远隆是资金互助社获批成立后的第一个借款人,从提出申请到20万元借款到账,只用了短短3天时间。“经历过办银行贷款时繁杂的手续和长达数月的办理周期,资金互助社的放款速度真是像火箭一样!”徐远隆开玩笑说。

    社员办理借款要经过哪些程序呢?记者了解到,在收到社员书面的贷款申请后,互助社风控管理小组将对社员展开调查,调查内容涉及申请人的信誉、人品、生意情况等,以综合判断其是否具有还款能力。根据贷款金额不同,审核小组也不同:10万元以下的贷款,由理事会负责审核;10万元到50万元(含)的贷款,由理事会和监事会成员组成“审核小组”进行审核;50万元以上贷款要由选举出的41名社员代表大会集体表决。

    成都市农委农村经营管理处处长杜雷表示,互助社成员之间既是乡邻又是同行,决定了其在资金融通上具有银行等金融机构难以比拟的高效性和灵活性。这在借款担保物的选择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公司股权、土地经营权、农业设施甚至新鲜蔬菜都可以作为担保。”陈孝建介绍,在银行看来管理、变现成本高的担保物,在互助社看来却不是问题。

    社员柳亚不久前就用收购的生姜作为担保,从互助社贷款100万元。“只需要把相应价值的仓单交给互助社就完成了担保。”柳亚告诉记者。如果借款人生意失败无法按期还款怎么办?“互助社把货卖得出去啊!”陈孝建说,合作社销售渠道遍及全国,随时都可以变现。“农业设施、土地经营权也是一样,很容易找到下家。”

    戴“镣铐”跳舞互助社盼望更大作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合作基金会引发的风波,让许多经历者记忆犹新;近年来各地爆出的资金互助社变相非法集资案件也同样让人产生顾虑。为了保证合作社的规范运行,旭立资金互助社将运营资金全额托管给彭州市民生村镇银行,每笔贷款经过银行审核,并每月报彭州市金融办。此外,除了资金互助合作社的监事会、社员代表大会外,彭州市统筹办、金融办、农发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监管小组”也都参与到监管中。

    同时,四川省在确定“保本、微利、可持续、不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的试点原则外,还在具体环节给试点的资金互助社戴上“镣铐”:坚持封闭性原则,入社成员须为发起社成员,且籍贯应与发起社处同一县域范围;发起社员不能超过350人、注册资本不超过700万元;社员借款不超过自己股本金的10倍,同时不超过互助合作社注册资金的15%……

    目前,旭立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股本金已达到上限,运行半年已放出贷款415万元,借款期限最短的3个月,最长的1年。“6月新一轮收菜高峰即将到来,那时互助社的资金能力远远不能满足需求。”陈孝建担心,无法贷到款的社员可能会心理不平衡,影响合作社安定持续发展。根据相关部门核准的营业范围,陈孝建琢磨着开展担保业务——为社员从银行融资提供担保,以最大限度发挥资金互助社的融资作用,并期望根据国家有关金融服务“三农”的政策从银行获得更多资金支持。

    对于旭立资金互助社所面临的资金“吃紧”难题,四川省委农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试点抱着谨慎态度进行,意在通过试点在实践中摸索出一套管理规范、监督到位、透明有效的互助社运行机制。随着工作推进,管理办法也将不断修改完善,并逐步探索互助社联合、拓宽互助社融资渠道以及进行多元化发展等。

东昌府区富民农业科技合作社——

资金互助七年没坏账

   孟昭福 孟庆剑

    近年来,多种形式的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快速发展,对金融服务需求迫切,但多数新型经营主体仍面临融资难的问题。山东省东昌府区供销社侯营中心社,创办了东昌府区富民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2008年起开展农村合作金融服务。目前,合作社共吸纳社员3000多户,社员互助金达2500余万元,有效缓解了农村生产资金紧张的难题。

    “穷可借,富可借,不讲信用不可借,借款期限6个月。如果到了6个月还需要资金,先还上,再办手续继续借。”东昌府区供销社侯营中心社主任、富民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茂亮这样说。

    两年前,侯营镇马屯村王清广加入合作社,借到3万元建了4个养鸡棚;到2014年初,将借走的本金和利息全数还清,又在社里借走3万元,新盖2个养鸡棚,除了还清本金利息以外,忙碌一年下来还有15万元的收入。这让王清广尝到了甜头,如今他已将10万元存入合作社中参与资金互助。

    侯营镇农业科技协会副会长、科技特派员胥广银,每天开着科技服务电动车,在全镇的64个村庄对农民进行技术指导,同时经营农资。他说:“农民从我这里买农资,都是赊账,半年还一次,最多时赊账到17万元。我每年分次从合作社借的资金有20万元,如果没有合作社互助资金的支持,我就运转不动了。”

    侯营镇于营村党支部书记杨庆功介绍,他们村大约有2000人,接近600农户,几乎全部加入了合作社。社员将闲置资金放入合作社,资金汇成“蓄水池”,解决了农民缺乏资金的大难题。据悉,2014年富民合作社为社员带来直接经济效益200万元,间接为社员增加收入上千万元。

    “去银行贷款,时间长,难度大且手续复杂,在合作社借款,只要你在银行没有失信记录,无需抵押,有两名社员担保,即可申请最高5万元的互助资金,办理起来,快则几个小时,慢则三天就可以搞定。镇里的每个村都有资金互助代办员,全程帮助农民办理借款事宜。”合作社工作人员杨国臣说,社员们在合作社购买的化肥以及其他日用品,都会有一定的优惠,比如一袋化肥便宜5元钱。这样调动了农民的入社、参与资金互助的积极性。

    为确保资金安全,合作社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在吸收社员时,严格审查社员资格,考查其信用程度;社员借款后,合作社会启动借款预警监测机制,做好借款回收、资金保全工作,并对逾期未还款的社员进行催收。针对社员的身份不同,合作社也有相应的借款规定,农户及农户联保小组成员,每户可最高借款5万元;农资商户及商户联保小组成员,每户最高可借款9万元。7年来,没有发生一笔死账坏账。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