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农业情报 >> 农业科技参考 >> 正文
对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参与主体职能定位的几点思考
日期:2013-05-22 作者:农业情报研究室 来源: 点击: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意见》及《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首都创新体系建设的意见》都强调了加快科技创新体系建设的重要性。作为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农业发展更需要科技的支撑作用,建立健全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意义更为重大。本文分析了国家创新体系的参与主体及职能定位,概括了农业科技创新的特殊性及对职能定位的影响,总结了农业科技创新主体职能定位的国际经验,提出了完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几点建议,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提供参考。

一、国家创新体系的参与主体及职能定位

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1998)在《创新与未来——面向知识经济时代的国家创新体系》一书中提出:“国家创新体系可分为知识创新系统、技术创新系统、知识传播系统和知识应用系统。知识创新是技术创新的基础和源泉,技术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根本,知识传播系统培养和输送高素质人才,知识应用促使科学知识和技术知识转变为现实生产力。四个系统各有重点,相互交叉,相互支持,是一个开放的有机整体。”这是对国家创新体系的一个清晰界定。国家创新体系的参与主体包括政府部门、科研机构、高校、中介机构、企业等,每种主体的职能定位也各有侧重(见表1)。

 

1  国家创新体系的主体结构及职能定位

名称

核心部分

其他部分

主要职能

知识创新系统

国立科研机构、教学研究型大学

其他高校、企业研发部门、地方科研机构

知识的生产、传播和转移

技术创新系统

企业(大企业、高技术企业)

政府部门,其他教育机构、科研机构、中介机构等

知识传播、人才培养

知识传播系统

高校系统、职业培训系统

政府部门、其他教育机构、科研机构、企业等

知识传播、人才培养

知识应用系统

社会、企业

政府部门、科研机构

知识、技术的实际应用和管理

 

作为国家创新体系的一个行业分支,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参与主体及职能定位应与国家创新体系的主体结构和功能定位相一致。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主体也包括政府部门、科研机构、高校、中介机构、企业等。根据国家创新体系的主体结构和功能定位,科研机构、高校是农业知识创新系统的核心,而企业则是农业技术创新系统的核心。当然,这种定位也不绝对,企业研发机构也参与知识创新,科研机构和教育机构也参与技术创新。这应该是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参与主体的基本功能定位。

二、农业科技创新的特殊性及对职能定位的影响

与其他产业相比,农业领域的科技创新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这些特殊性进而会对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参与主体的职能定位产生影响。

(一)农业科技创新的特殊性

不同于第二、第三产业,农业是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相统一的产业,劳动对象是有生命的动植物,具有一些独特属性,因此,作为产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量,农业科技创新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具体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公益性强。一方面,农业科技的最终应用者是广大农民,他们势单力薄,不可能像工业企业那样进行大规模的自主研发和创新,另外,农民的支付能力十分有限,不可能支付较高的价格去购买农业科技创新成果,因此,农业科技创新需要专门机构和组织来完成,并以无偿或廉价的方式与农民共享。另一方面,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和社会稳定的基石,除了生产经营外,还承担着重要的社会职能和生态职能,而农业科技创新则是支撑这些职能发挥的重要力量。

2.风险水平高。农业同时面临着来自于自然和社会的双重风险,这决定了农业科技创新也具有相对更高的风险性。一般来说,农业科学研究主要是探索生物内部规律及其与外界因素的关系,然而,生物是有生命的,外界因素也是不可控的,因此,农业科学研究必须按部就班,研究过程难度较大,充满不确定性。此外,农业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不仅受到推广内容、推广方式及推广人员素质的制约,还受到自然地理、经济条件、社会环境和农民素质等因素的影响,同样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3.创新周期长。农业科技创新受生物规律支配,创新周期较长。特别是对植物育种、动物繁育新品种的研究,既受动植物自身生命周期和自然环境的影响,又受农业生产诸要素相互作用的影响,通常要经过多代的遗传、筛选、培育才能育出新品种,因此,历时相对较长。以小麦为例,一般情况下,育出一个新品种需要7年到8年时间。

4.区域差异大。农业生产的对象是有生命的动植物,对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的依赖性较强,且不同动植物适宜的环境和条件存在较大差异。通常情况下,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随着地域的变化而变化,从而造成农业生产的对象、物质手段、操作程序等在不同区域之间存在较明显的差异性。例如,新品种的生产应用受季节、空间的限制十分明显,在一个地方能种的,换个地方就不一定适合种植。

5.系统性强。农业科技创新受农业生产诸要素的相互作用和影响,既要涵盖农业产前、产中及产后各个领域,又要结合生物学、工程学、化学、资源环境学、信息科学和经济管理科学等方面的知识,还要实现政府部门、科研机构、高校、中介机构、合作组织、企业、农户之间的协调合作,各个环节、要素相互依赖,缺一不可。

(二)对参与主体职能定位的影响

由于农业科技创新系统性强,农户和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所以,需要由科研机构、高校和企业来完成。然而,农业科技创新风险水平高意味着收益存在不确定性,创新周期长意味着投资见效慢,区域差距大意味着规模效益受限制,加之还具有很强的公益性,导致现阶段企业开展农业科技创新的积极性并不太高。因此,现阶段农业科技创新还应以政府科研机构和高校研究机构为主导。

三、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参与主体职能定位的国际经验

总体来看,主体多元化是发达国家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共同特征,而且,各国不同主体在地位、职能、分工、合作等方面也具有一致性,主要呈现如下特点:

(一)政府农业科研机构占主导地位

根据肖树忠(2007),信乃诠、许世卫(2006)等学者的研究,虽然各国社会制度和管理体制有所不同,但是,政府都直接建立了相当规模和数量的农业科研机构,而且,这些机构在全国农业科研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

例如,美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中,高校是基础研究的主体,科研机构是开发研究的主体,企业是科技商品化的主体,农业推广服务站是创新技术推广的主体,农场主是应用技术创新成果的主体。

日本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主要由国立与公立科研机构、大学、企业等几大部分组成,其中,国立、公立农业科研机构占全国农业科研的55.4%,处于主导地位。

法国的农业科研组织几乎完全由政府包办,其农业研究机构分为公立研究机构和私立研究机构两类,国家农业研究院是农业领域中唯一从事科学研究的政府机构,在全国自成体系。

(二)不同性质的参与主体之间分工明确

在发达国家,政府、科研机构、高校、企业、农户等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参与主体之间都有明确的分工,不同性质的主体在创新活动的不同环节分工有所不同。

一方面,具有基础性、探索性、前瞻性和战略性的研究项目,以及难以很快产生经济回报的研究项目,通常由政府所属农业科研机构承担。例如,荷兰全国范围内的农业科研工作由农业部下设的国家农业研究委员会负责,在委员会之下还设有一些起桥梁纽带作用的专业咨询委员会,它们在对研究工作提供部分资助的同时,提出生产上需要解决的问题,并把新的研究成果推荐给生产部门。

另一方面,应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以及诸如杂交种培育、农药、肥料研制等可能带来直接经济回报的研究项目,可由地区性政府科研机构或企业进行。在荷兰,企业是应用研究工作的重要力量,企业科研机构由20多个大型公司组成,主要任务是将研究和试验得到的成果应用于生产,解决遇到的实际问题。因为研究成果能直接和自身利益挂钩,企业在开展研究时更注重成果在农业生产中的实际应用,这就对荷兰农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三)不同层级参与主体各有侧重

发达国家的中央和地方政府所属农业科研机构分工明确,层次清晰。具体来说,国家级的农业科研机构除主要从事基础性、前瞻性、战略性、公共性研究和重大科技攻关研究外,还在一定程度上兼有农业科研组织与协调工作职能;地方性的农业科研机构则主要开展区域性重大科技问题研究和有优势、有特色的应用基础和高新技术研究,重点解决区域性、关键性的重大科技问题。

以美国为例,美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分为联邦、州和县三个层级。其中,联邦政府层面的科研项目主要由美国农业部下属的农业研究所承担。该所是美国最大的国家农业科研机构,由国家研究中心、7个区域性研究中心、4个海外研究中心和100多个国内农业实验站组成。

各州的公立农学院及其农业实验站承担对本州经济有影响的应用技术研究及推广任务。农业实验站以州立农学院为依托,同本州的农学院和农业推广站形成网络,在州政府的授权下,侧重本地区的农业科研和推广工作。

农业推广服务站是县级农业推广组织,也是州推广中心的派出机构,与州推广中心联合指导该县的农业推广工作,帮助农民发现农场经营中存在的问题,并协助农民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目前,美国的县级推广站共有3100个。

(四)参与主体之间存在密切的合作交流

虽然各主体之间分工明确,但相互之间也存在合理的合作、协作与交流,以及人才、信息、资金等流动。这样就形成了以政府农业科研机构为主体,既分工协作又相互渗透的开放型农业科技创新体系。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为提升国际创新竞争力,美国政府以联邦科研资金的流向为杠杆,引导大学与产业密切联合,共同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联盟,最为典型的是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管理下的“产业/大学合作研究中心”模式。目前,“产业/大学合作研究中心”联盟已成为当前美国规模最大、最成功的产学研协同创新联盟模式。其协同创新联盟网络在全国共有110多个,其中,2010-2011年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为59个。它们由国家科学基金会工程教育与工程董事会统一管理,涵盖100多所研究型大学、700多家公司、800多名教授,1000多名研究生和250多名本科生,年总资助额超过7500万美元。

四、几点建议

针对都市型现代农业的发展需求,结合国家创新体系的内涵及国外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一些经验做法,为进一步完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提出如下几点建议:

(一)明确界定各主体的职责分工

从国际经验来看,科技创新体系需要分工明确,相互支持。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是多主体的体系,政府部门、科研机构、高校、中介机构、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涉农企业、农户均隶属其中。要充分发挥首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对农业发展的支撑作用,就要充分考虑各主体的职能,创建良好环境,形成最大的创新效能。根据国家创新体系的定位和农业科技创新的特殊性,现阶段应以政府科研机构和高校研究部门为农业科技创新的主导。

(二)对不同主体进行各有侧重的支持

就职能而言,科研机构是知识创新系统的主体,而企业是技术创新系统的主体。因此,对于科研机构和企业的支持应各有侧重,促使其各展所长。对于科研机构,应重点支持基础性、前瞻性、战略性、公共性研究和重大科技攻关研究,以提升我国整体科研实力;对于企业,应重点支持应用研究,以加快农业科技成果的商品化和产业化。

(三)促进产学研之间密切合作

要求分工明确并不意味着各自为战,各主体需要通过资源共享和战略合作来提高创新效率。当前,强调“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其目促进科技与经济紧密结合,但这并不意味着科研机构和高校等主体在农业技术创新领域的淡化、甚至退出。从我国国情出发,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农业科技创新还应通过科研机构、高校与社会生产要素紧密结合,走社会化、产业化之路。

(四)完善科研评价考核机制

    要实现农业科技创新驱动,需要以管理创新促进农业科技创新,首当其中应该完善科研机构的评价考核机制,提高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一方面,要用经济来评价考核科技。把传统的“技术科技”、“论文科技”创新为“产业科技”。另一方面,要遵循农业科学规律来进行科技管理。与其他行业领域不同,农业领域的科技创新,尤其是育种、栽培方法等方面的创新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因此,农业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的考核评价也应采取差别化的方法,做到能与农业科学本身的特点和规律相一致,从而更有效地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450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