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决策参考 >> 农业产业化 >> 产业化经营 >> 综合 >> 正文
亿万农户如何平滑过渡规模化? ——江苏省射阳县“联耕联种”模式调查
日期:2015-09-15 作者:刘古清 杨娟 刘彬 李朝民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到实处,戴亚生对专家实地测产结果十分满意:实行“联耕联种”的地块,今年小麦亩产均在千斤以上,让人喜出望外。田块主人说,这块田以前是蟹塘平整的,田底子不好,如此收成出乎意料。

  这是一个迥异于土地流转的故事。它的核心特点是土地不在农户之间流转,而是通过农户间联合与合作实现规模化经营,来提升农业科技和装备利用率,提高谷物生产量,实现了农民利益最大化。江苏省射阳县干部群众称这一规模化生产模式为“联耕联种”。

  小农户如何平滑过渡规模化?近日,记者深入传统农区射阳县,对“联耕联种”模式进行了调查采访。所见所闻给记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联耕联种”这种农业生产经营方式没有割断农民与土地的直接联系,既保留了家庭经营的内核,又得到了农户间合作经营的好处,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有益完善。

  跳出土地流转的框框

  开展“联耕联种”源于秸秆禁烧。射阳县县长唐敬说,射阳与全国其传统农区一样,每年都要面临秸秆禁烧这道考题。为禁止农民在农田焚烧秸秆,政府大伤脑筋,干部大费周折,而农民还不大买账。为了破解这个难题,射阳县委、县政府变堵为疏,提出了“秸秆全量还田、机械统一耕种”的办法。

  办法虽好,但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大包干”后,射阳县不少村组“好田家家分、孬地户户摊”,按地力肥瘦、地点远近分配承包地,“一户多田”“一田多户”的土地细碎化现象相当普遍。比如,四明镇建港村二组张国锋9.2亩地,分成14块;顾明国4亩地也分成10块,最小一块地只有0.2亩。

  土地细碎化使大型机械无法下田作业,让秸秆全量还田变成镜花水月。怎么办?要使用大马力机械粉碎秸秆、深翻作业,势必要破除一家一户承包地上的田埂,以使土地成匡连片。基于此,2013年8月,射阳县农委提出了“关于推行农田联耕联种的建议”,自此开启了“联耕联种”的实践探索。

  “联耕联种”的简要解释是,“权属不变地连片、户户联合心连线、统一服务利连田”。也就是在村“两委”组织下,采取“农户+农户+服务组织”的新型家庭合作经营模式,自愿破除田埂,借助服务组织的统一服务实现连片耕种,真正实现“联地、联心、联利”。

  射阳县“联耕联种”形式多样。绝大多数采取“联种分管”,农户与合作社签订耕种协议,由农户共同选定品种,合作社负责耕种,农民负责各自的田间管理、植保和收获,合作社按所耕每户田亩面积收取服务费。少数是“联种统管”,合作社统一负责品种、耕种和田间管理。个别实行“联管联营”,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实行“联耕联种”、联管联收、联营联销,按田亩分红。

  目前,射阳已整体推进“联耕联种”面积60万亩,占全县土地承包经营面积的38.7%,已超过多年累计的土地流转面积。射阳县农委主任戴亚生说,“联耕联种”这一跳出土地流转框框的做法,正向更高水平的规模化生产方式过渡。尽管还是新生事物,但提供了传统农区实现规模经营的另一种途径。

  依托组织优势稳健推进

  “‘三真’让‘联耕联种’的火花助燃射阳。”戴亚生介绍,“在传统农区大面积推广需要各级政府真重视、村组干部真引领、农业部门真服务。只有充分发挥村‘两委’的作用,才能实现裂变效应,最终实现规模化生产。”

  政府如何政策撬动“联耕联种”?2014年,射阳县政府巧用非普惠制项目,将粮食高产创建、植保“一喷三防”等项目的补助用于激励“联耕联种”的推广,还制定了扶持专业合作社发展的系列政策。

 

  政策引导下,村组干部有了积极性。“‘联耕联种’虽是村组干部带领农民致富的重要途径,但落实起来很难,难在统一思想。我们全凭责任心去开导和说服大家,目前新南村所有承包地全部实现‘联耕联种’。”四明镇新南村党支部书记刘景华说。

  “村组干部另一项重要工作便是汇聚‘人财物’。首先要协调好‘惜地’的人到‘联耕联种’大田,从事除草、除杂等精细化作业;其次要以市场化手段集中购买农资;第三要解决大农机具欠缺问题,以满足‘联耕联种’对农机具的需求。”洋马镇兴垦村党支部书记徐金生说,“全部做到位,不易!”

  最能佐证汇聚“人财物”不易的,就是村民孙士清2013年秋天和他老伴闹“分家”的事儿。孙士清今年73岁,是长荡镇三中村村民。起初,孙士清要把家里的10亩地全部加入村里组织的“联耕联种”,可是他老伴死活不同意,认为花钱让合作社去耕种,自己却闲着,太不划算,非要分出5亩地自己种。

  秋收结束后,老两口随后进行对比算账:孙士清做了“甩手掌柜”,悠闲自得,5亩地只花了650元的耕作费;而老伴光雇人就花费了800元,还不算儿子儿媳妇来回帮忙收割的路费、误工费和雇人的伙食费等。此番“较量”后,老伴心服口服地要求加入“联耕联种”。

  射阳县农委“联耕联种”办公室主任陈乾峰介绍说,“惜地”农民参与“联耕联种”后,镇村干部有序引导农民向“联管联营”发展。洋马镇兴垦村创办的农民入股的合作社,实行按田亩均分成本、产量,并在保底产量后由村集体和农民进行二次分配,此举就是一个有益探索。

  为加强技术服务,射阳县农委启动了“双百工程”,即从农委系统抽调100名农业技术骨干,每人挂钩1个村负责指导推进100亩以上“联耕联种”示范方。射阳县作物栽培技术指导站站长茆春太介绍,每年秋播期间,射阳农业部门都通过多种形式进行技术推广,力求农业集成技术运用一步到位。

  一个可复制的多赢模式

  “联耕联种”的优点是易组织、门槛低、切口小,关键是实现了农民利益最大化。在座谈时,县农技人员、村干部和农民给记者算了几笔账:一是增加耕地面积,降低生产成本。破除田埂,可增加耕地面积5%左右;统一耕种、育秧后,可节省成本75元/亩;二是提高单产,增加种植收益。长荡镇三中村村民乐道学,有承包地6亩。参加“联耕联种”后,年粮食生产纯收入为1.11万元。如果流转土地,每亩地租金按800元算,累得收入4800元。三是增强土地肥力。县耕保站以每亩800斤麦秸秆还田测算,3年后可提高土壤有机质30%。

  “‘联耕联种’更适合我国传统农区。”中央农办张冬科、张征分析认为,我国现有平原宜耕耕地6.2亿亩,约占全国耕地总面积近1/3,这是传统农区的主体,也是保障粮食等主要农产品供给的战略基地。尽管我国的城镇化率逐年提高,但今后在传统农区仍将有大量的农村居民。射阳县“联耕联种”实践表明,在传统农区农民不仅有联合合作的需求和愿望,而且平原地区耕地可连片,并有增地增产潜力,具备了实行“联耕联种”的必要条件。在传统农区,亿万农户如何平滑过渡规模化?“联耕联种”提供了可复制的经验。这种方式既能让广大农民参与其中、体现社会公平,又能实现土地规模经营、提高土地产出率。

  “‘联耕联种’有利于提高农业人口稠密的粮食主产区的农业竞争力水平。”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说,据测算,我国谷物产量中约有80%,是由具有类似于射阳县农业条件的地区生产出来的,这些地区农业生产的主要特点是人口相对稠密、劳动力转移不稳定,老年人与妇女“守候”农用土地。除少量的公司化农业与租地家庭农场之外,这些地区还有约50%的谷物仍采用“小农户+社会化服务”模式生产。由此可见,借鉴和应用射阳县“联耕联种”模式来进一步提升我国农业规模化经营水平,具有较为普遍的意义。

  “‘联耕联种’是农民群众的实践、基层组织的创造,我们将按照‘联民联社、联耕联种、联管联营、联工联商、联心联富’的目标砥砺奋进,创塑新常态下射阳农业优、农民富、农村美的新印象。”射阳县委书记戴荣江满怀信心地说。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数据科学与农业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51503304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