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决策参考 >> 农业产业化 >> 专业合作组织 >> 外省市 >> 正文
步子太大“闪了腰”——河北智农蔬菜合作社土地退租的调查
日期:2015-05-19 作者:郝凌峰 胡雅玲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最近河北省柏乡县发生了一起合作社退租土地事件,为详细探究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记者赶赴柏乡县进行了实地采访。
  “工商资本介入农业也好,合作社求发展也好,都需要把握一个度,循序渐进,稳步发展,按照农业本身的发展规律办事,才能确保获得一个好的结果。”陪同记者采访的河北省合作社管家服务中心负责人孙震表示。
  “闪退”引发农民不满
  “签了十年的合同,种了一季(从去年的6月份到年底)就不种了,地就那么荒着。说不干就不干,说解约就解约,我们老百姓能有啥法儿?”柏乡县村民郭礼泽向记者无奈地说。
  柏乡县位于河北省邢台市,郭礼泽所说的事发生在该县由九道食品科技集团投资的智农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这家合作社于2014年成立,因为有强大的资金支持,一开始便迅猛发展壮大,流转土地遍及约49个村、7000余亩地。其中一村一个分社长,每村至少有100余亩地。
  “全县所有的合作社属它最大!”县农工委负责人向记者说道。
  柏乡县内步乡内二村的社员郭江昆说,“去年6月我与合作社签署了《土地入社合同书》,把近两亩地给了合作社。一签就是十年。”他向记者出示了当时入社时所签的合同书,合同显示:乙方(智农合作社)以折价1400元/亩/年作为股金来获得甲方(入社社员)所提供的土地使用权,并且乙方承诺每年按甲方股金的20%,于每年农历十二月发放分红,并承诺每两年重评一次土地,以10%的比率增加土地价值,并相应增加分红额度。合同有效期是从2014年6月20日到2024年6月19日。
  这么大的一家合作社,坐拥7000余亩,手里拿着49个村村民的十年合同,不到一年便解除合约,村里的社员们纷纷向记者表示他们的不解与不满。
  “到今年的4月底才刚把钱结清。”“多少钱?”
  “总共是1200元。”村民郭江昆向记者说道,“合作社去年给了840元,今年刚给了360元。”
  郭江昆说,这1200元包括去年半年种地应给的700元,加上分红所得的140元,总共840元。因今年将地闲置,故给每个社员分发了类似补偿金的360元。
  “鉴于合作社现在的运营状况,现已无力承担2015年种植,决定将土地归还社员自行耕种。”这是智农合作社与社员于今年签署的关于解社的承诺书上的说法。可是在之前社员出示的《入社合同书》上显示,“甲乙双方中任何一方要求变更或解除合同,须提前12个月通知另一方,并需征得另一方的同意。”自签约开始到现在总共还不到一年,解约书便已拟好并已签字。
  “你们同意解约吗?”记者问内三村村民郭新全。
  “那哪能由得了自己,你不同意,合作社又不种地,你能眼睁睁地看着地都荒了吗?”
  “那关于违约,合作社有支付相应的违约金吗?”
  “没有。今年只是给每个社员360元作为补偿金,并以此收回合同。”
  企业农民双双受损
  明明是可以传为美谈的一次土地流转典范,到最后却失败了,对投资合作社以及这次项目的投资企业——河北九道食品科技集团而言,不啻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资料显示,总部位于石家庄市的九道集团公司主打水果片系列,近年来取得了快速发展。2013年6月开始在柏乡县建设生产基地,至今已投入近5亿元。
  之所以成立合作社、流转7000亩土地,很大程度上正是作为这个生产基地的原料供应链条,对于以蔬菜水果为主要原料的九道集团来说,初衷是很美好的——自己租地、自己管理,既节约了成本,又保证了品质。然而,原本按期完工的3000平方米的生产线,却因为天然气未能按时接通,不能正常生产,而适逢鲜菜市场价格偏低,加上其他原因,导致了收获的萝卜、菠菜入不敷出,造成了亏损。
  据智农合作社理事长高月安介绍,“在不计算回报、既得利益的情况下,企业总投资达4000余万元。至于具体的亏损数额还没有得出,但肯定是亏损。”
  实际上,这件事对农民同样有着相当大的影响。
  在社员郭振领家中,郭振领拿出智农合作社进行土地流转时的宣传页,“保证农民零风险,入社社员享红利”、“民入社、地流转,年底忙数钱;新农村、大伙建,幸福每一天。”
  而现实是,眼下正是小麦、玉米的生长季节,可内二、内三村民家的地,大部分都还荒着。因为错过了小麦等农作物的种植期,所以只能将地撂荒。
  经此事件后,合作社由原来的7000多亩急剧缩小到1500亩,有的分社解散了,社员的地又回到村民手中,只不过交出去的时候是等待种植的肥沃良田,还回来的时候却是荒草丛生。
  流转土地切莫盲目
  在柏乡县农工委提供的一份相关处理报告中显示:柏乡县智农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大部分土地已归还农户自行耕种,流转土地已缩小至12个分社1500亩。其余分社已经协商处理完毕,并签订了退社协议。关于退社地租、工费等问题已与分社长和农民达成一致意见,陆续返还,目前已经返还了三分之二,该社将在6月19日前处理完毕所有遗留问题。
  种种对策应该还算是及时有效,但毕竟解决的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此次的流转土地在某种程度上凉了村民的心。
  对此,当地政府也做了反思,并出台了《柏乡县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其中明确提出以后将严格规范全县范围内的土地流转行为,重点加强对工商企业流转土地的监督和风险防范,要求先付租金后用地,建立风险保障金制度,引导全县土地经营权健康有序流转。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步子迈得太大了!”高月安说道,“土地流转基数太大,却没有足够多的劳动力和管理能力,导致去年有一部分胡萝卜直接烂在地里。”
  高月安解释说,本以为是件大胆创新的好事,却因为在经营管理和风险预测上的失误,造成严重损失。“有多大能耐,就干多大的事。”否则就会陷入订完合同又毁合同,赔偿费甚至退款至今未还清的尴尬境地。企业不仅要考虑到自身利益和眼前利益,还要为合作方利益、长远利益做打算。维持合作双方的共同利益,实事求是、抓住商机,才可获得更大更长远的利益。
  在农工委的处理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表述:合作社牵头人为回乡创业人士,成立之初,一心想为全县老百姓多创造一些收入,把所得利润尽可能返还于民,所以流转模式是合作社承担所有投入及全部风险。但由于管理团队是新筹建,经验不足,导致管理不到位,同时缺乏种植经验,种植技术上的不足,选种不优良,致使种植的胡萝卜质量不达标且产量低,出现亏损。
  接受采访的县农工委相关人员告诉记者,除了发展太快、技术管理跟不上的原因外,合作社与各分社之间的合作模式也值得探讨。合作社全资投入、分社长负责管理的模式难以真正激励分社长的积极性、责任心,从而在生产管理上出现漏洞脱节。
  “从合作社的运行过程看,并未与入社农户结成风险共担、利益均沾的利益共同体,仅利用了合作社之名流转农户的土地,加之合作社的管理团队无法完全适应农业生产的客观要求,是导致这种窘况的主要原因。这一案例同时说明,工商资本切莫凭借热情或冲动盲目进入农业。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时,经营者不仅要深入了解农业经营的特殊规律和高风险性,更要深刻把握合作社的实质,实现与农民的合作共赢。”长期研究三农工作的河北省省委党校教授张宏升告诉记者。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