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析>> 正文
我国智慧农业的发展态势、挑战及对策研究
日期:2019-06-10 作者:未知 来源:新三农 点击:
 

文 / 肖  冰 香港岭南大学
     陈丽娟 辽宁大学经济学院

    智慧农业是农业生产的高级阶段,是基于互联网平台、云平台的现代农业新业态与新模式。杨大蓉(2014)认为智慧农业是利用现代互联网技术,比如通讯技术、大数据技术、智能化技术、感知技术等现代技术更好地让农业系统运转,进而提升农业生产效率与农产品质量,从而达到农业绿色可持续发展目标。王晓敏(2017)认为智慧农业是一项集合多门跨领域技术的复杂系统,是将农作物生产、农业管理、农产品运输与农产品销售作为一个有机整体,通过现代互联网技术将传统农业各方面连接的过程。

    智慧农业和许多互联网化产业发展历程一样,由农产品的流通端电商模式开始,逐步向上游延伸,由表及里直达上游农业生产端。根据智慧农业的应用领域不同,可将智慧农业划分为智慧农业生产、智慧农业管理、智慧农业智能服务、智慧农业农产品安全追溯四大部分(见表1)。智慧农业不仅提升传统农业生产效率,生产出更多安全、绿色的农产品,同时还改变了农业从业者、消费者的生产与生活方式,有利于带动农业产业市场化,起到倒逼农业标准化的作用。因此,传统农业向智慧农业转型,发展智慧农业已经是大势所趋。但随着智慧农业发展方兴未艾,也展现出若干阻碍智慧农业进一步发展的不利因素,比如成本问题、人才问题、信息数据安全问题。深入分析智慧农业发展模式,探寻农业生产管理新方法,提高农业产值、生产效率和农产品品质,使我国由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迈进迫在眉睫。

我国智慧农业的发展态势
    (一)智慧农业前景广阔,互联网销售模式呈多样化发展
    智慧农业实际生产与运营过程中存在许多难题,如由于我国传统农业发展主要以散户小农为主,农产品品质参差不齐,难以实现农产品标准化,具体包括产品标准化、采购标准化、服务标准化等。而农产品的非标准化将直接影响智慧农业的互联网电商销售阶段,不利于智慧农业发展。另外,生鲜农产品“最后一公里”运输难度较大,农产品物流成本较高。以“互联网+农业”为核心与基础的智慧农业销售渠道模式主要包含B2B、B2C与O2O三大模式(见表2),其中B2B模式最为成熟,种类与应用范围最广。根据预测智慧农业市场规模价值可达10万亿,其中农资产业可达2万亿,农产品交易可达5万亿,农产品配送可达3万亿。互联网销售多样化发展的模式为我国农业转型提供了机遇,也为我国智慧农业进一步发展、探索新的电商销售模式注射了一针强心剂。

    (二)政府政策引导,传统互联网电商涉足智慧农业
    近几年,政府多次提出推动发展“互联网+”现代农业、智慧农业,拉动智慧农业建设,为智慧农业发展提供保障。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将“互联网+”作为信息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深刻改造传统农业;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推进农业信息化建设,加强农业与信息技术融合,发展智慧农业;《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提出“智慧农业引领创新工程”的农业现代化实施战略。另外,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县域人口总数为9.6亿人,约占全国总人口数的70%,全国县域经济总量为全国经济总量的56%,县域社会消费总额为全国社会消费总额的50%。如果以当前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为30%水平来计算,我国农村电商市场规模可达3500亿元。与城镇电商发展不断受阻的状况相比,农村电商发展前景已然成为传统电商的必争之地,因此传统大型互联网电商企业纷纷开展农村电商业务,涉足智慧农业领域,其中阿里巴巴、京东与苏宁为典型代表企业。

    (三)通过科技创新,打造智慧农业农产品品牌
    当前,我国现代化农业科技研发已初见成效,为智慧农业发展提供高科技支持。“3S”技术、物联网技术、远程监控系统、RFID电子标签技术、水肥药一体化和饵料自动投喂等一些高科技智能化运作技术都已研发成功,并日趋成熟,加快了农业现代化步伐。同时数据显示,农业物联网示范实验深入推进,在全国范围内总结推广了426项节本增效物联网成果,遥感监测、温室环境自动控制、水肥药智能管理等技术在农业生产中逐渐集成应用。另外,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与质量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注重产品品牌,对品牌的认知度也在不断提升。因此建立智慧农业农产品品牌,有助于增强消费者对智慧农业农产品的认同,进而获得市场认可。

我国智慧农业发展面临的挑战
    (一)智慧农业基础设施落后,机械设备和信息化成本较高
    当前我国大部分地区的农业基础设施仍旧落后,大型现代化农机设备较少。智慧农业基础设施成本高体现在机械设备成本高和信息化成本高两方面。根据2017年中投顾问所发布的《2017-2021年中国智慧农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1422元,较上年增长了9.6%,收入增长率已经连续六年超过国民经济总值增长率,农村经济增长速度远超国民经济总值增长速度。从农村实际发展状况来看,农民的实际收入仍难以购买开展智慧农业所必须的机械设备。比如,用于植保的无人机的工作效率可达40~60亩每小时,是人工操作的60倍。但是其售价达到5万元,远远超过农民的收入水平,高价格限制了高科技机械农具进入农业生产,不利于智慧农业发展。另外,我国一些农村地区网络基础设施建设还处于空白阶段,农村宽带、光纤设施覆盖率,远远不能满足智慧农业发展的需要。信息化成本高,在一定程度上暂缓了农村信息化建设与推进,也间接阻碍了智慧农业的发展。

    (二)智慧农业人才匮乏,农业科技推广能力不足
    智慧农业具有农业科学化生产知识、互联网信息化应用技术、数据化分析技术以及农机设备智能化运行技能等多种高层次要求,迫切需要既掌握农业知识又懂现代化信息技术的高素质人才。据统计,荷兰已有90%以上的农民受过中等教育,12%的农民毕业于高等院校;法国50%以上的农民受过2年以上的职业培训。然而我国由于二元结构的存在,留守在农村的农业从业人员整体文化水平偏低,农村高素质人力资本流失严重。虽然近年来,我国一直鼓励大学生与在外务工农民积极返乡创业,助推农村经济发展。但是由于农村经济、医疗、教育等方面与城镇差距较大,几乎无法引进符合智慧农业发展需求的人才。尤其是在偏远的农村地区,农民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思想观念保守、信息技术落后,对待机械化、互联网化等新兴事物的接受能力与消化能力有限,同样不利于我国智慧农业的推广与发展。另外,农业科研体系的完善水平和农业科技的推广能力决定着我国智慧农业建设发展的科技水平。

    (三)智慧农业信息化水平较低,信息安全问题有待解决
    智慧农业需要“3S”技术、互联网信息技术等获取的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来指导农业精细化生产管理,但我国当前许多农业地区还未建立信息收集、传输、整合、分析以及利用体系,成为严重限制我国智慧农业发展的瓶颈。首先,我国智慧农业信息数据标准化程度低,数据采集覆盖面不足,农业数据缺乏准确性与权威性。其次,农业信息数据整合程度低,缺乏信息数据共享。智慧农业的正常运转需要自然信息与社会经济信息,比如气候条件、土壤条件、市场信息、生产资料信息、科技信息等。而这些信息的掌控者往往归属于不同部门,又因为制度体制问题导致部门之间的运作相互独立,不能将信息数据进行充分共享,造成信息数据资源的大量浪费与闲置。第三,我国农业信息平台较少,企业针对农业生产建立的的信息应用网站、数据分析平台都规模较小、内容复杂且信息准确度未经政府确认,使许多农业类信息平台的数据分析的精准性、时效性减弱,导致我国农业信息数据对我国智慧农业生产的指导功能降低,智慧农业生产的不确定性增大。

推进智慧农业发展的战略与对策
    (一)建立科学智慧农业行动方案,加强智慧农业基础设施建设
    首先,从国家宏观层面,需要尽快推出智慧农业发展指导意见与行业规划,建设智慧农业示范园区,推动智慧农业发展。继续出台有利于智慧农业发展政策,尤其是在智慧农业机器设备购买环节方面,政府应当加大补贴力度,以降低农民的经济负担。当前,发展智慧农业已是大势所趋,倒逼我国大范围提高农业基础设施的专业化、智能化和信息化水平,大规模推进高标准农田和禽舍建设以及现代化农机设备的应用。其次,统筹规划与建设农村物流基础设施,优化智慧农业运输环节,降低智慧农业运作成本。在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地方政府应增加扶持力度,将农村物流建设纳入到城乡建设规划中,通过农村物流枢纽站的方式将农产品的生产、加工、仓储、运输、配送等服务串联,形成县、乡、村三级网络服务模式。另外,政府要针对智慧农业基础设施建设进行统筹规划、制定建设标准、并创新投融资方式。在政府科学指导和监管监督下,引入市场参与机制,推进农业PPP项目助力智慧农业基础设施建设,鼓励社会资本和农民以债权、股权、资产等多种方式参与建设可创建收益的智慧农业基础设施,合力建设高标准智慧农业基础设施。

    (二)增加智慧农业人才梯度,加快培育新型职业农民
    首先,加强智慧农业人才高校培养计划,为智慧农业发展输送充足的人才。要强化农业企业的科研主体地位,加强高校、科研部门、农业企业之间的协作联系,深化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促进农业科研成果的可靠性、实用性,加快农业生产问题的解决。促进农业企业将科研成果快速转化为农机设备并进入智慧农业建设系统,以服务现代农业发展为宗旨,建立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智慧农业人才培养体系。其次,创新智慧农业农民培训方式,增强培训效果。针对智慧农业发展的农民培养方式需要创新,需要增加培养过程中的趣味性或者直观性。加强对外交流合作,鼓励国内农业科研机构与国际农业科研机构建立联合实验室,鼓励国内科研人员参与国际农业科研工作,积极引进国外高素质农业科研人才以及先进的科研成果。再次,促进农业与服务行业的融合,重点培养符合智慧农业发展要求的新农人,使传统农民(文化素质有限、从事传统种植)先向职业农民(接受过技能培训、懂得机械化生产与操作)转型,再向新农人(接受过正规教育、具有互联网思维与跨界经验的创业者)转变。

    (三)加强智慧农业信息化建设,借助新型互联网技术确保农业信息安全
    首先,从顶层设计抓起,搭建发展智慧农业所需的农业信息服务平台。建设一个集农业生产、农业信息监测、农业市场管理、农业物流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平台。该综合性服务平台具有调度省内一切有关农业产业资源、统筹省内农业发展的功能。其次,提高农村网络、宽带的普及率,实现全部农业生产信息、农业产业链信息和农业科研信息连接是智慧农业信息化生产的第一步。政府和我国通信企业要合力加快农村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深入实施“宽带中国”专项战略,建立高速畅通、质优价廉的农村网络服务体系,推进宽带、光纤进入全部村落、农户,确保农业信息资源的可传输性。第三,发挥互联网技术企业在智慧农业中的作用,使用新型互联网技术保证农业信息数据准确与安全。比如,使用最新的互联网区块链技术,依靠区块链技术的可追溯特性,确保农产品来源可查,保证食品安全。依靠区块链技术信息不可篡改特性,确保农业市场中不会传播虚假信息,保证农民利益。依靠区块链技术的去中介化特性,减少智慧农业从生产到最终销售的监管,降低智慧农业农产品的成本。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