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决策参考 >> 农业产业化 >> 专业合作组织 >> 外省市 >> 正文
农业社会化服务的短板怎么补 
日期:2016-03-15 作者:胡亚 张振中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编者按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支持多种类型的新型农业服务主体开展代耕代种、联耕联种、土地托管等专业化规模化服务;实施农业社会化服务支撑工程,扩大政府购买农业公益性服务机制创新试点。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天然地具有为农民提供产前、产中、产后各种服务的功能,是积极发展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有生力量。但由于规模有限、资金力量较弱,合作社在扩大服务范围、延伸服务功能上还存在诸多困难。

  胡亚本报记者张振中

  “今年下了两场雪,瑞雪兆丰年啊,凑巧我们合作社接了两种单,有活干了。”3月10日,在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太和镇榜山村,何银保组织机手冒雪春耕。

  何银保是榜山村联丰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他所说的“两种单”,一种是承接县政府财政购买农业社会化服务的“政府订单”,一种是招揽到其他农户请合作社代耕代种的“农户订单”。

  这样“左右逢源”的好事缘于2015年起桂阳县政府推行“财政购买农业社会化服务”,桂阳是湖南首批“政府向经营性服务组织购买农业公益性服务”的试点县。试点推进情况怎样?如何协调与“农民付费服务”的关系?发展数量居郴州第一、湖南前列的桂阳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是最好的见证者。

  “两条腿”走路:政府购买服务少农民付费服务多

  既是湖南农业大县,又是劳务输出大县,桂阳县对农业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需求迫切。据桂阳县农机局负责人介绍,一方面是劳动力严重短缺,另一方面是烟叶、水稻等特色农业生产要发展,因此,培育以合作社为主的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开展农业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成为必然。

  “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一条是政府购买服务稳步走,另一条是农民付费服务要跟着走,政府稳不住,农民跟不上都不是好事。”桂阳县农业局总农艺师曾春初认为。

  在桂阳县农业局局长唐和光看来,走政府购买服务这一条路,既是响应上面的号召,又是自身的选择。“桂阳还有3.8万多贫困人口,绝大部分都在农村,这些贫困家庭资金缺、劳力弱,从事农业生产更需社会化服务。”

  去年3月,桂阳县在郴州市率先启动了水稻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试点工作。该县农业局作为购买主体,通过整合财政预算资金和原基层农技补助项目资金55.5万元,与6家专业合作社签订了1300余亩农田的购买服务合同。按照翻耕平整150元/亩、机插100元/亩、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50元/亩、机收100元/亩的标准,向合作社发放补贴。

  “和别的试点县不同,我们全部选择合作社来承接社会化服务,是因为桂阳合作社不仅发展数量多,而且服务质量高,与政府、农户的关系紧密,信任度较强。”曾春初说。去年试点面积1300亩,虽然实际超额完成任务19亩,但相对于桂阳全县60多万亩水稻来说犹如杯水车薪。

  因此,桂阳“农民付费服务”这种农业社会化服务方式还占主体。

  服务“双主体”:服务自身强发展服务外包增效益

  “通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合作社能够增强发展实力,更好地服务自身。”在曾春初看来,农业社会化服务试点,抓住水稻生产中机耕、机插、统防统治、机收四大关键环节,有力引导专业合作组织更专业化、更细化地去开展服务。

  承接了300亩政府购买服务任务,领到了每亩400元共12万元的服务补贴,何银保感觉合作社发展“强筋健骨”了。联丰合作社本来以专业化、全程机械化集中育秧、插秧为主,在承担试点任务后,他另行融资10余万元组建专业化统防统治队伍,购置施药器械9台,大大提升了病虫害专业防治技术。随着统防统治的推进、机械化生产的应用范围扩大、设施设备的添置完善,有力地促进项目区域的土地流转。何银保决定今年再增加200余亩水稻生产面积。

  相对于服务自身,服务外包更能带动作业收入,增加社员收益。唐和光分析,随着“政府购买服务”试点项目带动,合作社深得农户信赖,除财政补助资金外,承担的服务面积成倍增长,效益也随之提高,如普惠农机专业合作社2015年获得和平镇白杜村等地的水稻专业化统防统治合同,面积达到8700余亩,实现经济效益10余万元,较2014年增加10倍。

  尝到甜头的不仅有合作社和农户,政府也从中受益。桂阳县副县长龚茂礼认为,一方面,随着试点工作的开展,这让当地农户真正感受到政府全力支持粮食生产;另一方面,大大地节省生产成本,有利于减轻农业面源污染。

  推进遇“双难关”:资金补贴缺口大后续服务跟不上

  在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6个合作社中,联丰合作社是承接面积最大的一个。何银保认为,按合作社目前的人力、机械配备,至少能够承接1000亩。“目前面积太少,靠政府吃饭,我们能吃得饱一点,但要想吃得好一点,还得靠自己去抢订单,揽业务。去年,通过农民向合作社付费这种方式,我们帮别人代耕代种2000多亩水稻。”

  “县政府不是不想多给,而是这一项试点上级和下级财政暂没有同时配套资金,县本级财政压力大。”曾春初估算了一下,就按现行400元/亩的补贴标准,仅39个重点贫困村实行“政府购买服务”项目,资金缺口就达3000多万元。

  资金的压力远不止于此。政府补贴400元/亩,而实际生产4大环节内容需要投入约750元/亩。何银保说,服务面积小的农户无法补齐服务费用,合作社通常是免费服务,但长期看不可持续。

  桂阳县农业局今年安排试点任务面积3000余亩,需要资金150余万元。如何解决资金短缺的难题?农业局建议进一步整合涉农项目资金,加大上级财政资金争取力度,扩大县级财政资金预算。

  “我们优质服务别人,谁又来真心服务我们?”普惠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朱峻德直指,除了资金缺口,后续服务跟不上是另一大难关。去年下半年,由于遭遇了较长时间的阴雨天气,加上农机设备出故障得不到及时维修,合作社代收服务被迫延迟。

  这也是政府相关部门的尴尬。桂阳县农机局调查发现,农业社会化服务主要依靠机械化,但由于机具返修率高,而且不同的产品、不同的企业、不同的经销商各自聘请不同的维修人员,按全县各地农户的需求上门服务,各自调度,效率低、误时误工;而且在县、乡两级能对插秧机、收割机等新型机械进行维修的专业维修店几乎是空白。

  对此,桂阳县农机局建议,应该整合资源、提高效率,把全县的农机经销商、生产厂家的售后服务人员和县、乡两级农机维修人员进行优化配置,在县城和中心乡镇组建农机维修中心,让企业采取售后服务外包的模式与农机维修中心签订服务协议,让农机维修中心为农户所购买的各式农业机械提供售后服务。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数据科学与农业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51503304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