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决策参考 >> 农业产业化 >> 产业化经营 >> 种植业 >> 正文
看不见硝烟的小麦保卫战
日期:2017-05-18 作者:未知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条锈病在黄淮、华北、西北麦区多发重发,呈大发生趋势

  ◎赤霉病在长江中下游、江淮、黄淮麦区陆续显症,前期防控效果明显,发病总体轻于上年

  ◎小麦穗蚜虫量高于上年同期,呈重发态势

山东省条锈病严重程度超过大发生的1990年,其中荷泽发病最重

病田率100%统防群防全上阵

  条锈病

  危害:小麦条锈病是长期影响我国小麦生产安全的严重病害之一,流行年份可致小麦减产10%-20%,特大流行年份小麦减产可达50%以上。

  病情:目前主要在黄淮、华北、西北麦区发生,全国累计发生7766万亩,同比增加4.3倍。山东发生范围涉及烟台、威海以外的15个市92个县发生3027万亩,发生范围和面积均超过大发生的1990年,鲁西南、鲁南、鲁中、鲁西北普遍发生,处于扩散流行阶段;鲁北点片发生。

  宋银生本报记者吕兵兵

  粮食要丰收,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4月初山东省春季农业生产现场会上,与会代表纷纷表示这是山东近年来小麦苗情最好的一年,且土壤墒情非常适宜,已为丰收打牢基础。然而自4月中下旬开始,小麦条锈病自西向东、自南向北席卷山东,截至5月10日下午17时,山东条锈病见病麦田已达3027万亩,发生范围和面积均超过大发生的1990年。

  灾情就是命令。菏泽是山东条锈病发病最重的地市,见病面积910亩,病田率100%,平均病叶率2%-7.7%,严重地块达16%-37%。曹县今年小麦种植面积达160万亩,是菏泽市种粮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山东条锈病发现较早、发生情况较重的区域。5月上旬,记者来到这里,现场感受了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攻防大战。

  从发病到病田率100%就十几天的时间

  十几辆小麦条锈病防控宣传车在乡村穿梭,电视、广播、村庄的大喇叭里,不时响起指导农民防控小麦条锈病等病害的声音,写满防控信息的横幅、宣传栏、明白纸等随处可见。麦田里,直升机、无人机、大型植保机、背负式横杆喷雾机、小型手动喷雾器……五花八门的植保机械齐上阵。这就是记者在曹县防控一线看到的景象。

  说起这一轮条锈病防控大战,曹县农业局植保站站长王广莲最有发言权:“4月17日,植保站组织普查条锈病,4月21日在梁堤头镇发现小片小麦病叶,4月27日在庄寨镇发现条锈病叶多处。5月1日,我们通过电视广播等媒体拉响了查治小麦条锈病的‘警报’。”

  据了解,小麦条锈病流行年份可致小麦减产10%-20%,特大流行年份小麦减产可达50%以上。“从4月21日发现到5月3日全县病田率100%,就是十几天的时间,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王广莲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

  及时反应,统防群防相结合

  截至5月10日下午,曹县条锈病防控战初传捷报:全县160万亩麦田基本防控一遍,其中有效防控面积在120万亩以上,专业化统防统治面积超过50万亩。

  曹县农业局局长袁怀臣稍稍松了口气:“这轮防控的经验就是在政府部门做好宣传发动和保障服务的基础上,发动专业化防控组织和农民,统防群防相结合。”

  曹县金诺植保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高照金和他的社员们,从4月15日就进入防控一线,到5月10日已为23万亩麦田提供了专业化防控服务。“合作社2架有人机、8架无人机全部上阵。”

  “这也是针对今年的新形势作出的应急反应。”袁怀臣说,“原先的‘一喷三防’补助资金并入了耕地地力保护补贴,全部发给农民了。灾情发生太快,财政救灾资金一时难以到位,我们就第一时间发动专业化防治组织到达防控现场,同时利用多种渠道发动农民走进麦田开展群防,打一场小麦条锈病防控的群众战争。”

  曹县30家统防统治组织,从4月下旬就按照农业局的部署,划片区为农民提供专业化防控服务。王广莲介绍,小麦种植合作社、家庭农场、种粮大户和粮食主产区内比较健全的村两委组织,基本能够做到及时发动农民,集中向专业化防治组织购买服务。其它小规模种植户也基本上全被动员起来,主动走进麦田喷药防控。

  继续奋战,整合资金买服务

  曹县普连集镇李楼寨村党支部书记、三宝种植合作社理事长郭玉宝告诉记者:“到5月6日,合作社的2000多亩麦田已基本防治了一遍,其中1500多亩是集中购买的统防统治服务,有500多亩是社员自己喷的药。下一步,合作社还准备争取政府有关部门的项目扶持,再发动社员防控一遍。”

  王广莲介绍,本轮条锈病迅速为害的原因在于外来菌源丰富、气候条件有利。第一阶段的防控经验说明:提前预防的,几乎不染病;及时防控的,病情可控制;不能及时防控的,就会迅速成为重灾区。目前,曹县通过统防统治和群防群治相结合,做到了全部防治一遍,扼制了条锈病的蔓延,但仍不能放松警惕。

  “现阶段仍是小麦条锈病、赤霉病、蚜虫等病虫害的高发期,在县政府、乡镇、合作社的带动下,全面、迅速、高效开展小麦‘一喷三防’,是小麦丰产保收的关键。”王广莲说,“目前,中央小麦病虫疫情救灾资金370万元已到位,曹县还整合了粮食高产创建项目资金等近150万元。这500多万元资金,曹县将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选择可靠的专业化防治组织,结合后期的‘一喷三防’,对粮食高产创建项目区内麦田和病害较重麦田再防治一遍。”

防治赤霉病,团队作战!

  赤霉病

  危害:是典型的气候病害,小麦从幼苗到抽穗都可受其害,会导致小麦病粒率提高,影响小麦产量和品质。

  病情:在长江中下游、江淮、黄淮麦区陆续显症,累计发生1346万亩,同比减少58.9%,总体轻于上年。安徽赤霉病4月1日始见病,4月底发生面积58.7万亩,5月9日发生面积122.96万亩。

  本报记者莫志超

  近日,记者在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徐圩乡黄园村看到,本该是小麦赤霉病防治第二次喷药的时间,60多岁的农民黄秀美却跟其他几位村民在树荫下乘凉。远处喷雾机正在进行喷防作业。原来,今年黄园村有2000亩小麦地交给了盛世兴农合作社管理,农民不用再冒着酷暑辛苦打药了。

  往年60多岁的老人是病虫害防治主力

  黄园村全村4000多人有三分之一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往年他们是防治的主力。60多岁的农民尚元利有30亩地,家里只有他和老伴两人。“去年一遍药最少得喷两天,每天得喷七八个小时。”四五月份是防治的关键时期,当地白天的气温经常超过30度。

  “天热的时候特别累,但是咬咬牙还得打药。”对以前的辛苦,尚元利记忆犹新。而在黄园村,尚元利还算“年轻人”。

  农民各自防治,也缺少技术。“以前都是问经销商药怎么打,再自己看说明,但到时候还是不确定应该怎么打。”

  缺少技术和管理,势必会造成小麦长势不理想,收益也会打折扣。“去年白穗子太多,最厉害的时候将近三分之一都染病了,最后只能卖到7毛5一斤。”黄秀美有6亩地,去年他总共投入了三四千元,但到最后连本都没有赚回来。

  交给合作社,省心省力小麦品质也更好

  黄园村近两年开始推行一户一块田。“我们把农民手中的地按照原有大小重新划分,让每家每户的地更集中。”黄园村村支书尚守永介绍。有了更加集中的土地作支撑,黄园村盼来了发展的新机遇。今年,徐圩乡政府与怀远县盛世兴农农机专业合作社合作,面向黄园村等2个贫困村推出了小麦集中连片全程社会化服务项目。

  “现在,我只需要按照合作社的要求把防治赤霉病用的药配好,每天还能多得70元的劳动收入,具体的喷防环节都交给合作社的专业人员了。”黄秀美一边配药一边说。今年,合作社给黄园村调配了2台自走式喷雾机,2000亩地六七个小时就能全喷洒一遍。“我每天的任务就是监督这2000亩地的作业情况,不用再自己背着喷雾器一遍又一遍地喷了。”当起了田间管理员的尚元利说道。

  “喷防环节统一了,也有利于专家下地指导。”怀远县植保站副站长王同岁说。根据合作社与村里签订的服务协议,合作社将为黄园村7000亩小麦中的2000亩提供耕、种、防全方位服务,同时与当地的面粉企业签订订单。

  今后将实现专业化服务“全包圆”

  “我们不仅在喷防方面改变了当地传统的劳动方式,也在品种的更新换代上帮助农民做出改变。”盛世兴农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尚跃说。过去当地小麦的主种品种是“烟农19”,但是由于购买和播种环节不规范,近些年出现了品种退化等问题,今后合作社将在用种方面实现统一。明年合作社还计划在黄园村进行良种繁育,农民一亩还能再增收100元。

  “良种繁育既是为了增加效益,也是为了进一步规范当地的田间管理。”尚跃表示。尽管今年合作社已经为黄园村提供了专业化服务,但还没有“全包圆”,小麦的长势还是有些参差不齐,种植全程的标准化是今后的重点。“现在要想把防治赤霉病等环节做好,就必须依托大户和合作社。”怀远县农技推广中心主任陈道群表示。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