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决策参考 >> 农产品贸易 >> 贸易综合 >> 正文
农业服务贸易:由贸易大国到贸易强国的新动能
日期:2021-07-20 作者:焦点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习近平主席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指出,放眼未来,服务业开放合作正日益成为推动发展的重要力量。我国是全球第二大农产品贸易国,但“大而不强”问题突出,在继续推动产品贸易的同时,应拓宽视野、延展内涵,将服务贸易纳入“大农业贸易”范畴予以积极推进。农业服务贸易也必将成为培育中国农业国际合作竞争新优势的重要增长点。

  什么是农业服务贸易?从字面理解,是向国外提供或购买与农业相关服务的贸易形式,即农业服务业的进出口。事实上,农业服务贸易内涵丰富,从产业链看,生产、加工、研发、包装、储运、营销、消费等环节都可以发生农业服务的进出口。从服务领域看,WTO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列出了服务贸易的12大领域,其中,商业服务、分销服务、运输服务、教育服务、金融服务、建筑工程服务、环境服务等,都与农业密切相关。从服务形式看,GATS将服务贸易分为跨境交付(如线上农业技术指导)、境外消费(如农机境外作业维修)、商业存在(如在境外设立农药工厂)、自然人流动(如季节工跨国劳务派遣)四种模式。据专家估算,2019年我国农业服务贸易规模已经达到650亿元人民币。

  从全球范围看,农业服务贸易早已随着农业服务业的产生而出现,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而壮大,但在我国还处于起步阶段。“十四五”时期,我国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农业需要开创更具竞争优势的新型贸易形态,农业服务贸易的优势可以从以下三方面理解。

  一是农业生产“硬要素”与“软实力”的有效集成。农业服务贸易是“软硬兼施”的要素集成业态。从硬的方面看,主要是各类农业投入品、装备和物资;从软的方面看,主要是农业技术、标准、操作规范和各类配套服务。以中化集团打造的“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平台”(MAP)为例,通过向用户提供品种规划、植保服务、配方施肥、农机服务、收储烘干服务、农用柴油供应、智慧农业、农业金融、检测服务、农民培训等10项服务,实现了产前、产中、产后全覆盖、并配套种肥药农资产品和各阶段的使用方案,集成了各类生产要素。通过农业服务贸易的加持,中化逐步实现了从农药贸易企业,到原药仿制和原药、制剂生产经营企业,再到农业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转变,有利于实现与跨国农药巨头公司的错位竞争。

  二是全生命周期和全过程的解决方案。农业服务贸易可以提供符合当地特点的全作物生育期解决方案,贴合了用户需求,促进了节本增效,是拜耳、先正达、科迪华、巴斯夫等全球农化头部企业稳固竞争优势的关键一招。以先正达为例,其针对东亚和东南亚水稻种植区的“稻之道”解决方案模式,就是将水稻的生产分为秧苗期、分蘖期、孕穗期和成熟期,针对每个阶段的特点来提供简单高效的病虫草害以及其他田间管理的综合解决方法,在提高水稻产量和品质的同时,减少用药次数和用药量。同时,跨国公司根据目标市场的成熟程度和发展阶段,从侧重产品供应,到侧重技术指导,再到形成针对专门地区、专门作物的农药技术服务与各阶段产品包综合解决方案,最终养成了目标用户对其农业投入品的高度粘性,使得全球农化领域维持着几大巨头的准垄断格局。

  三是带动优势产能走出去的可行路径。农业服务贸易因其在要素配置上的一体化特征,比单纯投资行为,更容易被服务对象和东道国接受,从而为在境外延伸产业链价值链提供了广阔空间。2020年,恰在国内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之时,沙漠蝗虫开始肆虐东非、南亚,巴基斯坦受灾严重。中方农业部门向巴方派出工作组,并组织有关企业紧急复工复产,向巴方提供治蝗药物药械。通过提供农业服务,不仅优先掌握了沙漠蝗虫再发生的演变规律,实现“御蝗于境外”,还输出了技术人员和物资装备,使国内企业在承担对外援助任务中获得经济收益,同时还得到了受援方的感谢,实现“一举三得”。下一步,将继续通过对外援助渠道在巴建立可持续生物灾害防控中心,逐步引入国内企业在当地建厂生产药物药械和农机装备,并整合建立技术服务力量。这将成为农业服务贸易带动走出去的行之有效的模式。

  贸易强弱是一国参与国际竞争能力的直接体现。我国已经稳居全球第二大农产品贸易国,但还不是农业贸易强国,特别是“大进”同时难以“大出”。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通过农业服务贸易,可积极输出我农业优势要素模式,加快实现全球范围内产业链价值链布局,有效提升农业竞争发展软实力。从内部看,通过农业服务贸易,逐步将现阶段产业优势环节向外转移,可以合理纾解国内环境压力,腾出更多要素资源用于服务创新驱动和高质量供给,促进国内产业提档升级。同时,促进我国农业资本、技术、标准、人才向位于农业产业链两端的服务环节集聚,有助于提升我国农业研发、农资、加工、营销及相关金融、保险、信息服务的国际竞争力,推动我国农业向产业链价值链中的更高地位攀升。从外部看,高水平的对外开放,需要更加深度融入全球经济,提供与国际市场需求贴合紧密的产品和服务。“一带一路”沿线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既需要安全、适用、高效的农业投入品和农机装备,又需要与这些生产要素相配套的整体解决方案,特别是技术指导和售后服务。这将为农业服务贸易走出去创造广阔空间,并更好配合国家外交和对外开放战略。

  当前,世界贸易和产业分工格局正在发生重大调整,农业适应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需要,必须发掘新路径、打通内外循环渠道。顺应形势要求,在数字经济进一步赋能农业服务体系的有利条件下,立足产业链供应链优势,推动农业服务贸易正当其时、大有可为。应完善农业服务贸易研究,建立农业服务贸易统计制度,组织农业服务贸易促进活动,优化农业服务贸易公共服务,为中国农业贸易由大到强不断增添新动能。

  (作者单位:农业农村部国际合作司)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