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北京农业 >> 京郊农村经济 >> 综合 >> 正文
北京市农业用水三年后全收费
日期:2017-07-11 作者:朱松梅 来源:北京日报 点击:
 

    今后,京郊农业灌溉用水都将精确计量、收费。记者日前从市水务局了解到,全市3万眼灌溉机井中,已有1.7万眼安装了智能计量设施。三年后,京郊将告别大水漫灌的历史,农业用水全部收费。

  小清河、刺猬河的冲积平原上,房山河口村坐落于此。村中田连阡陌,大田、菜田、果园和花圃随处可见。

  刘建平是村里的用水大户,他种了14个蔬菜大棚,平均每个棚6分地。走进大棚边的农业用水计量小屋,他掏出用水卡轻轻一刷,水泵就立即开始运行,再刷一下,戛然而止。机井何时开启、何时关闭、抽取了多少水,都一一记录在小小卡片中。“年初我就往水卡里充了值,用多少水,就扣多少钱,很方便!”老刘说。

  搁三年前,老刘可不这么想。浇地还要收水费?不光是他,京郊农民谁都没听说过。

  农用井不交水费,是上世纪50年代为鼓励发展农业定下的老规矩。“农民浇地,都是这边打开水阀漫灌,那边跑去忙活别的。等再想起来关阀的时候,早就‘水漫金山’了。”北京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说,过去几十年,在城市想尽办法节水的同时,农村用水却从来不心疼。只要交上百十来块钱电费,就够机井转上一整年。“阀门一开,就有源源不断的清水往外涌,哪有节水的概念?”

  大水漫灌,白白糟蹋了不少地下水。据统计,房山区2014年的农业用水量为9446万立方米,几乎全部都是地下水。超采地下水,再加上连年干旱,房山区地下水位持续下降。

  北京是水资源严重紧缺的城市,按照“农业用新水负增长”的硬约束,农业要量水发展。2014年,农业水价改革伊始,房山与顺义、通州漷县镇一同成为试点区。三年下来,房山3000多眼农业机井全部安装了计量设备,实现先付费、后用水,既进行用水控制总量,又给不同类型的田地分配了限额。

  拿河口村来说,每年年初,村里根据每个用水户的地块面积、作物种类,再结合农业用水定额,核算出各户的年总用水量。限额内的水价为每立方米0.56元,一旦超出限额,就要按照每立方米1.5元收水费,此外还要加收水资源费,并累进加价。用水量和钱袋子挂上了钩,农民灌溉时就不得不仔细掂量一下了。

  听说要收水费,刘建平和街坊们一开始有点慌神儿。当时,他的每个大棚一年能用水350立方米,但只得到了300立方米的用水额度。14个大棚,每年就要多交1000多元。为了精打细算节水省钱,他赶紧请来了农技专家,把大水漫灌改成了细水长流的滴灌,省下了近三分之一的用水量。

  在不超过用水额度的情况下,每少用1立方米清水,农民还能得到1元钱的奖励,相当于政府对剩余的用水额度进行了回购。这样一算,只要节水做得好,农民的灌溉成本并不会增加。

  改革三年来,光是河口村,每年少说能省下1万立方米清水。而在全市,已有1.7万眼灌溉机井安装智能计量设施,占比超50%。全市农业用新水量由2013年的7.3亿立方米下降到2016年的6.04亿立方米,降低了17%,年均节水4000万立方米。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由0.691,提高到0.723,位居全国前列。

  到2020年,全市农业用水将调减至4.5亿立方米,3万眼农业机井将全部收费。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