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北京农业 >> 京郊农村经济 >> 综合 >> 正文
“预约制”成为景区标配
日期:2020-05-06 作者: 来源:北京晚报 点击:
 

    不同于以往说走就走的旅行,“预约”成为今年“五一”旅游的特点。在“预约制”渐成常态的趋势下,如何让游客“来之能游、游之能乐、乐之能返”,实现旅游市场的高质量发展,成为游客和从业者的共同期待。

    游客点赞“不一样的风景”

    5月1日8时,在闭门谢客97天后,600岁的北京故宫迎来了它恢复开放后的首批游客。午门外,查验健康码、激活门票、一米线外间隔排队、红外测温……在工作人员引导下,游客鱼贯而入。为避免人群扎堆聚集,故宫对每天前来参观的人数限定在5000人。“没见过人这么少的故宫!”首批进入故宫游览的游客高兴地说。

    “无预约,不出游”成为游客眼中今年“五一”旅游的新亮点。在北京一些热门景区,游客忍不住点赞景区“预约制”的实效——“山和花海代替了人山人海”“童年记忆中的北海公园回来了”。

    在四川九寨沟景区,“五一”期间每日游客限流1万人次,须在前一天18时前预约购票。在陕西,西安城墙、大唐芙蓉园等300余家景区均实行了网络实名预约制度。西安城墙景区升级了预约系统,实名制分时段预约入园,各时段预约满员后不再接受预约。

    限流30%之下仍有矛盾待解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推行预约制与限流30%的要求,多地景区将流量管控的关口前移,变被动的现场分流为主动的行前计划和引导,为景区秩序带来新变。但“限流30%”的红线之下,依然存在一些矛盾亟待破解。

    一方面,是景区整体限流与局部景点拥挤之间的矛盾。

    5月1日,一段在社交网络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为了看日出,游客排队等候登山时造成了泰山景区局部区域的拥挤。尽管泰山景区在5月1日执行了接待量不超过核定最大承载量30%(3.4万人)的要求,依然没能避免局部拥挤情况的发生。

    业内认为,景区内部景点出现的“冷热不均”现象,与局部导流不到位、重要节点的管理存在短板有关。

    另一方面,是触发限流应急预案与游客体验优化之间的矛盾。

    5月1日晚,陕西西安的大唐不夜城步行街游客暴增。对此,景区及时实行人流管控,临时取消了“不倒翁小姐姐”的演出项目。

    一些网友在社交网络表示,被临时启动的人流管控预案,影响了游玩体验。

    此外,对于“预约制”短时间内的迅速铺开,部分受访游客坦言“不太习惯”。

    “诗和远方”如何承载新期待

    如何在安全的前提下,在限制人流、提振消费、优化体验三者之间找到平衡点,这对疫情防控常态化后国内旅游市场的高质量发展提出新的要求。

    业内表示,景区客流管控,既要讲究整体限流,也要重视局部导流。

    对于整体限流的把握,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认为,景区限流需统筹兼顾经济性、安全性、体验性三个方面。

    “景区应结合国家、地方和行业的相关政策、法规、标准,根据自身实际,采用定量与定性、理论与经验相结合的方法核定最大承载量。”中国旅游研究院景区研究主管战冬梅说。

    针对景区内的局部导流,魏翔建议,在涉及人身安全的区域,通过刚性手段,防止游客穿越、禁止人群聚集。更重要的是以柔性的管理手段,通过合理的动线规划设计和科学的导引操作进行动态导流。

    结合当前旅游与科技的深度融合趋势,魏翔表示,物流网应当成为未来旅游景区人流管理的一个重要工具。“通过使用视频摄像头、路面传感器跟人工智能系统进行对接,对游客行为进行实时实景的监测、提示和有效引导。”据新华社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