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北京农业 >> 京郊农村经济 >> 综合 >> 正文
三夏时节 京郊麦收正紧张
日期:2020-06-19 作者:周怀宗 王颖 来源:新京报 点击:
 

  一台收割机,几天就能收完一个村子的麦田

  新京报讯 6月17日下午,京郊石楼镇支楼村,收割机在田间轰鸣,巨大的轮刀卷起成熟的小麦,在机舱里一滚,就完成了脱粒,麦粒落入收割机的空仓里,被粉碎的秸秆就在收割机的身后喷出,洋洋洒洒地回到了地里。时值三夏,京郊进入了小麦收获的季节。

  京郊进入麦收时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收割机一两个小时收完一家

  出北京西六环,沿京昆高速一直前行,转入阎周路,继续往西,经过一处铁路道口,不远处就是房山石楼镇支楼村,村外的公路上,两侧是连绵的麦田,不少麦田已经收完,地里只留下短短的秸秆。

  靠近支楼村村口的地方,记者看到,不少村民站在村口,旁边的麦田中,一辆收割机正在往来收割,金黄的小麦被轮刀卷入收割机中,脱粒后落入空仓,往来两趟,收割机的仓就装满了,一辆农用三轮车就停在路边,收割机把小麦倾倒到三轮车中,一仓小麦,装满了大半车厢。

  丰收的小麦。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支楼村多年来,都以种植小麦、玉米等粮食作物为主,每年6月,都是最忙的时候。

  因为疫情,村口已经重新封锁,外人不许进入,但村民们可以出村干活。因为使用收割机收割的缘故,每家人大多只有一个人在外,指点收割机收割自家的麦田,并把收获的小麦拉回自己家里。

  麦田连绵,但实际上,大片的麦田分属于不同的村民,每家的数量都不算多,一两个小时,就能收完一家。

  等待收割的村民。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收割机的主人就站在路边,每收完一家,对方会当场付给他收割费用,每亩70元,他告诉记者,他的收割机是新买的,除了国家的农机补贴,自己掏了12万多,一年的麦收季,一台机器可以收几百亩地,除去雇佣司机的费用,要收回成本,需要好几年。

  有的村民打算晒干之后先收起来

  一家收完,另一家马上开始,轮到的村民,会引着收割机到自家的麦田里,小麦大多是村里的农户种植的,一台收割机,几天就能收完一个村子的麦田。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她家里种了8亩多小麦,收起来很快,估计能收5000多斤。和往年相比,今年的收成有点儿低,每亩地平均500斤-600斤,收成最好的,能达到700斤,最差的只有400多斤。

  收成不佳,和今年的天气有很大关系,今年春天的倒春寒,对小麦的影响不小,倒春寒延缓了小麦的生长,灌浆期缩短,日照不足,小麦的收成就不太好,同样的收割机,往来一个来回,就能装满一辆农用三轮车的车厢,“今年不行,一趟只能装大半厢”。

  相对产量,收购的价格,也让村民们不太满意,因为附近没有收购村民粮食的粮库,村民们只能把粮食卖给中间商,价格在1.05元到1.06元,比国家发布的最低收购价1.3元低了不少。

  “最多的时候,路边停了一溜装粮食的大车,他们1.05元收了,拉到河北,转手就能1.3元卖给粮库,一车能赚好几千”,一位村民说。

  因为价格比较低,有的村民不太想卖给中间商了,他们把粮食拉到村里的大场上,晒干之后收起来,想要等到价格好一点儿时候再卖,“要是能存到年底,有可能卖到1.3元以上”,一位村民说。不过,留到年底,他们还要付出额外的成本,即便存在自家不需要花钱,但每家大多只有几千斤,自己卖的话,不但要自己承担运费,还要求人,数量不大,卖起来也不那么容易。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