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农业情报 >> 专题情报服务 >> 正文
提高农民素质 支撑现代农业发展
日期:2013-05-22 作者:农业情报研究室 来源: 点击:
 

改革开放以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支持下,经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我国农业经济实现快速发展,农村社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由于多方面原因,农民整体素质水平仍然不高,农业劳动生产率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还难以满足现代农业的发展要求。针对这种情况,应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通过多种形式加快新型农民培养步伐,为世界城市建设提供必要保障。

一、提高农民素质是当务之急

在土地、水资源等生产要素既定的条件下,劳动力成为农业产出的主要决定因素,劳动生产率进而成为农业经济水平的重要衡量指标之一。然而,从目前情况看,我国农业经济水平和劳动生产率水平均明显低于发达国家。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现代化报告2012:农业现代化研究》显示,截至2008年,我国农业经济水平与英国相差约150年,与美国相差108年,与韩国相差36年;而我国的农业劳动生产率约为世界平均值的47%,约为高收入国家平均值的2%,约为美国和日本的1%

劳动生产率之所以落后于发达国家,主要原因就是我国农民素质水平整体不高,特别是在新型农民所要求的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三个方面体现最为明显。

在文化素质方面,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结果显示,全国农村劳动力资源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占89.0%,高中文化程度占9.8%,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占1.2%;北京市的数据分别为72.29%22.01%5.70%,略好于全国水平。然而,根据蔡倩(2007)的研究,荷兰12%的农民毕业于高等农业院校,德国7%的农民具有大学文凭;法国7%以上的农民具备大学学历,60%的青年农民具备中专学历。另外,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2006年全国农村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07年,北京为10.04年,而美、法、德、英、日等发达国家的农民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别达到了18.04年、15.96年、12.17年、14.09年和11.87年。我国农民文化素质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由此可见一斑。

在技术素质方面,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科技进步已经成为农业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农民的技术素质则是影响农业科技能否真正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重要因素。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农业科技成果的转化率仅为40%—50%,真正形成转化规模的甚至不到20%;而美国的科技成果的转化率则达80%—85%,英国、法国和德国等其他农业大国也在50%—60%之间。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农民科学素质水平不高。《2010年北京公民科学素养调查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农村居民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为1.51%,北京市为5.5%,虽然高于全国,但仍相当于美欧等发达国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平。

在经营素质方面,近年来,受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全球化的洗礼,我国农民的经营管理意识不断增强,但是,总体而言,农民的经营素质提高仍滞后于农村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邓玉林、彭燕2009)的研究表明,在农产品销售方面,46.8%的农民表示希望能有专门的企业或公司上门收购,38.5%的农民希望能由国家进行保护性收购,仅有25.3%的农民希望自己开展市场营销。这说明,农民面向市场开展自主生产经营的意识还比较淡薄。另外,近年来大蒜、白菜、猪肉等农产品价格时涨时跌,剧烈波动,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农民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还比较差。

二、建设世界城市需要培育世界水平的农民

提高农民综合素质,是促进农业经济增长的重要途径,而开展农民教育培训,是提高农民综合素质的根本手段。美国一位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国民教育指数每提高1%,其劳动生产率可提高0.7%。近年来,党和政府对农民教育培训的重视程度日益提高。2012年中央1号文件以较大篇幅强调了加强农民教育培训对推进农业科技创新的重要作用。农业部则制定了《全国农民教育培训十二五发展规划》,要求以培养职业农民为目标,充分利用各类教育培训资源,通过重大培训工程引导,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地开展农民教育培训。北京市早在2007年就下发了《关于实施培养和造就首都郊区社会主义新型农民行动计划的意见》,要求建立满足郊区一、二、三产业发展需求,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相匹配,结构合理、功能齐全、手段先进、灵活开放的新型农民职业教育体系。然而,随着全市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的阶段,新型农民培养开始面临新的需求和新的挑战。

当前,北京市正在全力推动中国特色世界城市建设,而世界城市建设目标的提出无疑为首都“三农”的科学发展打开了新思路,提供了新平台,开拓了新境界,同时,也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鉴于此,2012711日,北京市农委系统在学习贯彻市十一次党代会精神辅导报告会中指出:将认真贯彻“优化一产、做强二产、做大三产”的方针,把“发展世界水平的农业、建设世界水平的农村、培育世界水平的农民”作为贯彻落实党代会精神的具体任务。世界水平的“三农”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其中,农业是载体,农村是平台,农民则是主体。世界城市的农业要发挥应急保障、生态休闲、科技示范等功能,农村要实现产业融合以及城乡一体化,都要求农民不仅要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而且,还应具备与其他产业工人相同的素质水平、从业模式和生活方式,即,要成为世界水平的农民。

三、关于提高农民素质的几点建议

提高农民素质,培育世界水平农民,是建设中国特色世界城市题中应有之意。针对当前农民素质基本状况,从我个人多年的工作经验和心得体会出发,建议加强重视程度,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农民整体素质水平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一)制定农民教育培训的标准规范

针对当前农民教育培训不成体系、管理分散的实际情况,建议从国家层面制定法律法规,完善相关标准和规范,达到系统化、标准化。首先,要明确农民教育培训的管理主体,从而将提升农民素质的责任落到实处;其次,要建立健全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师资配备、课程安排、教学组织、绩效评估等全方位的标准和规范,实现教育培训的制度化和规范化;再次,借鉴江苏等地经验,将农民教育培训纳入各级政府的目标考核,提高其工作的主动性;最后,实施农业从业资格准入制,要求京郊及外来务工农民必须接受必要的技能培训,并考取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

(二)加强对农民教育培训的支持力度

第一,加大对农民教育培训的经费投入。农民教育培训属公益性质,应由政府承担主要经费投入责任。一方面,各级政府应将经费投入常规化,如果条件成熟,可纳入财政预算;另一方面,教育培训机会应对农民免费提供,以不增加农民负担为前提。第二,加强对农民教育培训的政策支持。通过政策引导,鼓励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农民培训工作,形成多元化的经费来源渠道。第三,强化对农民群众参与行为的支持。例如,对于系统性职业教育,可采取积分制形式,避免耽误农时,以增强农民的参与意愿。

(三)多形式、分层次推进农民教育培训工作

农民也分为不同类型,对不同类型的农民,培训的方式和内容也应当有所区别,做到差异化和具有针对性。首先,通过学历教育、大专院校对口支持等方式,针对企业负责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种养殖能手等农村发展带头人以及农民植保员、防疫员、水利员、信息员、农技员等农村技能服务型人才,开展中等专业以上的职业培训,造就农村“土专家”型人才;其次,通过田间学校、培训班等方式,对普通农民群众开展科普知识、“三农”政策、农业科技等全方位培训,以提高其文化、技术和经营素质,将其培育成为新型农民。最后,依托农民科技学校、图书馆、电教室等场所和资源,开展专业知识培训,培养农业和农村信息管理人才,为农民对接市场提供服务。

(四)着重发挥农村现代远程教育的优势作用

现代远程教育是基于信息技术的一种虚拟教育形式,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农民教育领域推广应用。在实践过程中,现代远程教凭借开放、灵活、大众化、终身性和易推广等优势,有效克服了时间、地点、成本等传统因素的制约,实现农民足不出户便可接受教育培训和获取有用信息,大大提高了农民教育培训的效率。鉴于远程教育的显著成效,2007开始,中央要求在全国农村普遍开展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工作。然而,由于覆盖面有限,仅仅开展农村党员干部远程教育还远远不够。下一步,应把农民现代远程教育放在与义务教育、职业教育甚至学历教育同等重要的地位。如果有条件,可以把农民远程教育作为农民教育培训的有效形式之一纳入国家教育发展规划和正规教育体系,给予长期的、稳定的和充足的支持。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450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