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农业情报 >> 专题情报服务 >> 正文
国外农民都有哪些财产权利?
日期:2014-04-15 作者:农业情报研究室 来源: 点击: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随后下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进一步对“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做了详细阐述。由此可见,以耕地、宅基地、集体资产等为代表的财产权利将成为深化农业和农村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之一。而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无疑意味着要进一步改善农民的地位和待遇,缩小城乡居民在财产禀赋方面的差距。针对这一问题,我们查阅相关文献,对国外农民拥有的财产权利状况做了梳理,并得出几点启示,希望能为全会精神的深入贯彻落实提供参考。
    一、财产权的界定
    所谓财产权,是指与人身权相对称的,具有一定物质内容的,直接体现为经济利益的权利。财产权不仅包括以所有权为主的物权、准物权、债权、知识产权等权利,还包括了在婚姻、劳动等法律关系中产生的、与物质相联系并体现为经济利益的权利。例如,基于婚姻、家庭产生的夫妻之间的财产权,家庭成员之间的抚养费、赡养费的权利以及相互间享有的继承权利,基于劳动关系产生的领取劳动报酬、退休金、抚恤金等权利,都属于财产权范畴。
    财产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就农民而言,最为特殊的是对承包经营的土地和集体分配的宅基地所享有的权利。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都作了较为明确的规定。其中,第四十二条规定:“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依法对其承包经营的耕地、林地、草地等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有权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等农业生产。”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依照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有权将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互换、转让等方式流转。流转的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未经依法批准,不得将承包地用于非农建设。”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宅基地使用权人依法对集体所有的土地享有占有和使用的权利,有权依法利用该土地建造住宅及其附属设施。”而第一百八十四条则指出,除法律规定可以抵押的外,耕地、宅基地、自留地、自留山等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抵押。上述几项条款基本上勾勒出农民对耕地和宅基地所拥有权利的大致轮廓,那就是拥有使用权,可以流转,但不得抵押或改变用途,征用时可获得补偿。
    二、国外农民所拥有的财产权利
    国外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大部分都实行土地私有制,农民相对拥有更多的财产权利,但是,他们享有的权利并非绝对,也会多多少少受到一些限制。
    (一)国外农民财产权的主要内容
    一般来说,西方发达国家的农民拥有如下形式的财产权:
    1.土地所有权。发达国家普遍实行以私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形式并存的土地制度,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土地是归农民所有的。例如,美国土地主要有国有和私有两种基本形式,而且,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土地国有比重相对下降,私有比重略有上升。在各种形式中,私有土地占50%以上,联邦政府所有的土地占30%以上,州政府土地占10%左右。 英国也是一个以土地私有制为主体的国家,绝大部分土地为私人或法人所有,政府和公共部门占有的土地仅为很小一部分。日本现行的土地所有制度是以个人私有为主体,国家所有、公共所有、法人所有并存的一种制度,其中,公共所有是指为都道府县市叨村等地方公共团体所有,私人所有的土地面积占全部面积的60%以上。
    2.土地使用权。在发达国家,即使不拥有土地,也可以通过租赁的方式开展生产经营,因为租赁属于标准化的市场行为且受到法律保护,所以,这种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的生产模式同样比较稳定,没有给生产者的积极性带来较大影响。例如,虽然美国国有土地的所有权掌握在国家手中,但并不是由国家直接经营,而是通过租佃的形式由农场主经营,其经营权、使用权、处置权大部分由农场主掌握。 在日本,所有者可以通过多种形式实现与经营者的分离:一是以土地租佃为主要渠道,促进土地经营权流转;二是以地域为单位,组成农用地利用改善团体,促进农地的集中连片经营和共同基础设施的建设;三是以农协为主体,帮助“核心农户”和生产合作组织妥善经营农户出租和委托作业的耕地。
    3.土地处置权。美国法律保护私有土地所有权不受侵犯,各种所有制形式的土地可以自由买卖和出租,价格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另外,所有者也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在土地上开展住房和基础设施建设。例如,美国农民哥斯特的土地位于第三大城市芝加哥郊区的一个叫做史特灵的小镇,总计1500英亩,部分是由祖辈传留下来的,也有一部分是租赁别人的。哥斯特的家就建在农场里,他还建了养猪场,甚至耗资3-4万美元新建了建筑面积约200平方米的办公室。此外,他还建了一座规模较大的粮食仓库作为投资,内可储藏上万吨玉米。
    4.土地继承权。因为多数情况下是私有财产,土地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由后代继承。在欧美发达国家,很多农场都是经过几代人的传承经营才发展壮大起来的。57岁的肯尼是住在密西西比河畔的棉农,也是美国棉花协会的副主席。他们家世代都是农民,在曾祖父时只有600亩土地,以种植蔬菜为生;到了祖父那一辈,有了近2000亩土地;现在,他与两个兄弟一起经营着6万亩棉花田和1.8万亩大豆。 米灵恩是荷兰的一个边境小镇,那里的土地都是围垦得来的圩田,属国家所有,但以较低的价格租给农民。农场的平均规模是30公顷,农场主65岁退休,后代可以无偿继承,但只允许有一个儿子或女儿继承。如无人继承,则国家收回土地,再租给其他农民。
    5.土地抵押权。在发达国家,土地作为私有财产是可以抵押的。德国早在1949年就制定了《德意志农业地产抵押银行法》,用来强化农业地产抵押银行建设,通过土地所有权抵押的方式,为农业和农村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在丹麦,有专门为青年农民开设的抵押信贷机构,这些机构可以为青年农民提供大额抵押借款,而抵押物就是他们父母正在经营的土地。如果到期不能交付利息或偿还本金,抵押信贷机构将接管整个农场。按照丹麦法律,抵押信贷机构只允许提供相当于农场总价值的70%的贷款。 韩国农民一般以土地和家庭财产为担保,向农协申请贷款,在韩国验证院等专门机构进行评估后,一般可贷到担保额度的80%。
    6.品牌知识产权。有些农民由于经营规模大,农产品质量好,逐步培育出了自己的品牌,从而拥有了无形资产——品牌的知识产权。龟山周央先生经营着位于名古屋市阿比久町板山地区的一个家庭农场,主要种植金芝麻,产品很受消费者欢迎。除了种植以外,他还非常重视金芝麻的深加工,用自产金芝麻加工成金芝麻盐、金芝麻酱、金芝麻油等产品。为了扩大销售规模,他建立了自己的品牌,成立了直销店。他还积极通过其他渠道进行品牌宣传,如开展“教育农场推进事业”的农业观光活动,让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亲身体验金芝麻栽培过程,培养孩子们对农业生产的兴趣。对此,日本NHK电视台、名古屋地区的最大报纸《日中新闻》均有大量报道,这无疑对他的品牌起到巨大的推广作用。
    7.金融财产权。农业生产面临严峻的自然和经济风险,西方国家大规模的农场经营更是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农民就利用发达的金融市场工具来分散风险,保证收益。这一举措也将他们转变成拥有金融财产权的资本化农民。前面提到的住在密西西比河畔的棉农肯尼总是比较理智、有计划地进行农业生产,他更倾向于根据预期收益来选择种植的作物品种。此外,他还喜欢做期货交易。当其他农民都在为棉花价格的上下波动而发愁时,他却可以每磅76美分的价格来做期货,这样无论什么情况出现都不会对他的收入产生很大影响。
    (二)国外农民土地财产权所受到的约束
    虽然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农民拥有的财产权,特别是土地财产权,更加稳定和自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行使权力时就不受限制。事实上,在很多国家,农民的土地财产权都是不完整的。在美国,虽然私有制是土地制度的基础,但是,联邦和州政府仍对土地终保留有三项权利:一是土地征用权,即只要政府是出于公共目的征地,并且用适合的市场价格给予原土地所有者补偿,那么,土地征用就是不可抗拒的;二是土地管理的规划权,即土地的开发利用必须符合政府的土地使用规划,以使土地资源的利用带来更好的社会效益;三是政府必须征收足额的土地税。 在日本,政府同样可以为了发展公共事业而征用私人土地,日本宪法中有在需要时可以征用私人财产的规定。此外,日本的土地所有者还要缴纳土地取得税、土地保有税、土地登记许可证、固定资产税和土地转让所得税等税收,负担非常重。 在英国,虽然实行的也是土地私有制,土地权利受法律保护且可以自由交易,但是,土地的用途是受管制的,按规定土地所有者并不能随意对土地进行开发。
    三、对中国深化农业和农村改革的启示
    从国外农民所享受的财产权状况以及行使财产权所受到的限制上可以得出如下启示,供中国深化农业和农村领域改革提供决策参考:
    (一)巩固家庭联产承包经营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并非只有私有化才能稳定农民的预期,提高农民的积极性,进而扩大生产规模。在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条件下,农民同样可以发展家庭农场,实行现代化、产业化经营。因此,在深化农业和农村改革过程中,应继续坚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基础地位,在此基础上发展联户经营、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
    (二)尊重农民的自主选择
    不受干预也是财产权拥有程度的一个重要衡量标准。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土地财产权受到的限制和干预较少,农民可以在法律框架内,根据市场原则自由地取得、使用和处置土地。因此,在推动土地制度改革时,要充分尊重农民的自主权,不能搞强迫命令,也要确保农民权益不受损害,同时,农民自愿的经营、互换、流转等行为,只要合法合规,就应予以尊重,不得加以干涉。
    (三)丰富农民财产权利的内涵
    根据发达国家的做法,应将农民的土地“使用权”进一步物权化,使它真正转化成农民可变现的资产。在坚持和完善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前提下,应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以及对承包经营权的抵押、担保等权利。同样,对集体资产股份,农民也应当被赋予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等权利。与此同时,还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建立公平的要素市场环境,使农民的财产权利得到充分保护,不受侵犯。
    (四)推动农民财产权的延伸和拓展
    推动农业实行规模化、专业化、现代化经营,建立健全科技、信息、金融、商务等现代服务市场,加大农民教育培训,提高农民的综合素质,促进其拥有更多类型的财产权。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使农民享有股权;鼓励农民发展现代种养殖业,通过规模化、标准化经营来打造自主品牌,使农民积累起无形资产;健全农村金融市场,完善农业金融服务,使农民变为债权人、被保险人和期货市场参与人,从而拥有金融财产权。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电 话: 010-12396(按0转人工)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