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决策中心 >> 决策参考 >> 农业产业化 >> 产业化经营 >> 种植业 >> 正文
“机器换人”在浙江
日期:2015-09-07 作者:蒋文龙 朱海洋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浙江农业需要机械化吗?浙江农机化有何作为?农机化不就是几台拖拉机吗?谈到浙江的农机化,许多人不禁会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推理:在浙江,土地严重碎片化决定了农机化难以施展拳脚;而农业在全省GDP中比重日趋缩小,更意味着农机化的未来并非阳光大道。

  但如今,在砥砺实践中,浙江改写了这一逻辑:正是由于农机化的奋力挺进,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劳动力短缺、规模经营不足、科技推广缓慢等问题,大幅度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浙江的农业现代化才得以破茧成蝶,写下光辉灿烂的一章。

  统计数据显示,当前,浙江百亩耕地拥有农机动力数位居全国三甲,水稻全程机械化水平居南方水稻产区前列,茶叶生产关键环节已基本实现机械化,农机装备制造业产值位列全国第四……

  另一组数据是:连续多年下滑的粮食生产,由于政策补贴和农机化的双重给力,最近10年基本保持稳定;十大主导产业则各显神通,让浙江农民在农业中也能赚得盆满钵满,人均纯收入连续30多年领跑全国。

  在一个农业发展完全有可能被边缘化的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在一个农机化困难重重、充满挑战的省份,浙江“农机人”克难攻坚、锐意创新,实现了农业生产方式由人畜力为主,向机械化作业为主的历史性转变,在机械化和农业现代化之间,形成了一种互促共进的良性关系。

  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

  赵建阳是浙江省蔬菜产业首席专家,不久前,他将收集到的100多个视频郑重交给省农机局,里面全是国外最先进的果蔬农机产品。他说,自己干了一辈子农技推广,即将退休前,唯一遗憾的是:与国外相比,与浙江其他农业产业相比,蔬菜产业的机械化严重滞后。

  “社会的每一个进步,都是机械化的进步。我们的品种很好,但如果没有机械化支撑,就很难规模化、产业化。”

  赵建阳的忧心忡忡,典型说明了各个产业农机化难以齐头并进的现状。事实上,如果站在整个浙江农业发展的高度看,农机化的挑战远比他想象的要尖锐、要激烈。

  首先是农民心中“绿色”的期盼:浙江农民一直富甲全国,对从业体面、劳动轻便、增收致富有着新的、更高的要求。过去农村最富裕的是劳动力,通过人海战术可以完成所有的大田作业;现在农民在家门口就能打工,收入稳定,且无风险。两相比较,留在农村务农的,期望值自然更高。

  其次是浙江农业“黄色”的亮灯:一方面,与国外进口相比,浙江的农产品价格上已不占优势,另一方面,劳动成本还在节节攀升。双重夹击之下,如果没有农机化撑腰,浙江农业岌岌可危。

  最后是发展的“红色”要求:早在2003年,浙江就提出“高效生态”理念,但高效意味着高产,意味着大量使用化肥农药,意味着生态环境的破坏;而生态则意味着对投入品的严格管控,意味着产量和效益有可能因此下降。鱼与熊掌如何兼得,农机化无疑是“灵丹妙药”。

  浙江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但又谈何容易?除了承包经营带来的土地高度碎片化,“七山二水一分田”以及“人均耕地不足半亩”的客观现实,更是让浙江农机化举步维艰。比如:北方地区普遍使用的喷杆式喷雾机,工作效率很高,很受用户欢迎,但到了浙江就“晕头转向”,因为浙江多的是山地,要水没水、要路没路,而喷雾机重心较高,要爬坡过坎,往往未及作业,早已翻倒在地。

  浙江必须探索符合自己客观实际的优质、高效的农机化之路。副省长黄旭明在各种场合多次呼吁:“尽管困难重重,但要素约束和产业结构,都决定了浙江要实现农业现代化,就必须推进农业机械化。这是必由之路,更是根本出路!”

  农机专业出身的浙江省省长李强,更是多次强调:“机器换人”不仅能提高产品质量,而且对集约节约要素资源、优化劳动力结构、提高产品附加值和行业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一定要在工业、农业、商业等领域全面推进。

  走进“机器换人”新时代

  农机部门原来只管拖拉机,工作比较简单。现代农业的发展,将“农机化”推至前台。2004年,浙江审时度势,提出“立足大农业、发展大农机,培育大产业、拓展大服务”的战略思路,打破禁锢,开始向大农业的各个领域与环节延展。

  “如果论推进浙江农机化的最大特点,我认为就是用系统的观念、统筹的理念、创新的举措谋划农机化发展,形成大农机格局。”已经在浙江省农机局局长任上连续奋斗了11年的杨大海说。

  粮食安全是政治任务,也是浙江农业最难啃的“硬骨头”。因此,浙江农机化首先从粮食生产上实施突破。抓住插秧、收割、烘干这几个关键环节,用机械化减轻劳动强度、扩大生产规模、提高经济效益,从而调动农民的种粮积极性,连年缩减的粮食生产终于得以遏制,并于最近10年中基本保持稳定。

  对此,浙江省农业厅粮油首席专家孙健感慨道,对浙江而言,如果没有机械化,要稳定粮食生产,几乎是白日做梦。

  浙江除了粮食之外,还有十大农业主导产业,这些产业发展迅速、效益喜人,是特色所在、收入所系;同时这些产业又大多属劳动密集型,对机械化要求迫切,开发应用难度又特别大。对此,围绕特色产业,浙江研发、引进、推广了大批配套适用的设施装备。

  从粮食到十大主导产业,从产前、产中到产后,从农业到林业、渔业、水利,浙江以统筹的理念,将农机化涵盖到大农业的每个方面、每个环节。

  如果说,理念的创新,是农机化发展的“源头活水”;那么政策的创新,则是一种“保驾护航”。

  在农机化领域,浙江的政策创新一直走在前列。2007年,浙江最早出台政策,对机插、统防统治等环节实施补贴;同年,浙江设立农机化促进工程财政专项,对引进试验和示范推广的农机化新技术、新装备进行财政补贴。此后,又创新性地出台了农机报废更新补贴、设施农业设备补贴、高耗能农业机械报废补偿等政策。2012年,浙江又在全国率先出台“全价购机、直补到卡”政策,此后逐步完善,实施“先买后办、审批下放”等。一连串政策的出台,大大激发了农户购机积极性,农机动力总数由此激增。

  在财政政策创新的同时,浙江尤其注重体制机制创新,寻求农机化发展的内在动力。农机社会化服务,就是其中最为瞩目的一大亮点。

  孙梅金是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也是湖州当地响当当的农机能手。他发现:自己购置了农机后常常闲置不用,很是浪费。2009年,孙梅金联合当地供销社和7名种粮大户,创办尹家圩粮油农机专业合作社,为社员和周边农户提供一条龙农机服务,内容包括机耕、育秧、机插、植保、机收、烘干、大米加工在内,既方便了大家又给自己带来可观效益。

  如今在浙江,这类农机专业合作社有1382家,各类农机服务组织更是多达5000余个,每年作业服务收入达到144.7亿元,承担了浙江七成以上的机械化工作量。服务内容从单一环节作业走向全程化作业,服务模式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体制机制的创新,在农机化进程中常常表现为相互间的融合:过去浙江农业多为土大棚,农机根本无法入内,高效型农业设施被纳入补贴目录后,终于让棚内农机有了施展拳脚的舞台,农机和设施的融合,使得生产效益成倍提升;另一方面,通过农机和农艺的融合,一来让农艺更好地为农机创造作业条件,同时农机设计也能更主动地满足农艺要求;最后,借助农机化与“两区”建设的融合发展,浙江推进园区乃至全镇、全县主要农作物的生产全程机械化,既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土地产出率,还能促进规模经营和土地平整。

  在农机大融合,形成大格局,取得大发展的情况下,2014年,浙江进一步明确提出了“机器换人”的概念,在新起点上,谋划实现新跨越。浙江认为,相比“农机化”概念,“机器换人”更生动直观地体现浙江农业和农业经营主体对农机化的需求,更清晰完整地表达农机化在农业现代化发展中的任务和方向,对浙江而言,农业领域的“机器换人”是实现农业高效生态、特色精品、安全放心的必由之路。

 

  农机化提高了约十倍的劳动生产效率

  “舒兰”是浙江比较出名的一家农场,核心基地1200亩。谈到机械化,总经理沈玉兴说,农场所产蔬菜虽说主供超市,市场较为稳定,但应急的单子也不少,倘若没有机械化,临时到哪里去找那么多工人?

  现在,从设施大棚到喷滴灌、耕种机械,“舒兰”应有尽有。对比从前,沈玉兴感慨无穷,表示农机化提高了约十倍的劳动生产效率。

  农业厅厅长史济锡评价:“农业机械化是近年来浙江农业面貌变化最大、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

  数据显示,自2004年实施购机补贴政策以来,浙江农民和农业生产经营组织购置使用农业机械的热情持续高涨,共新增补贴农机94万台(套)。

  与此同时,农机存量结构也在不断优化,各种高性能的农业机械及设施装备,开始逐步取代传统农业机械。而“机器换人”和“设施增地”的联袂互动,则拓展了农机的应用领域:纵向从原先的产中,逐渐向产前、加工和储藏保鲜等领域拓展;横向从原来的以粮食为主,向果蔬菌茶、畜禽水产等产业延伸,并与生态整体推进。这种“脱胎换骨”式的新变化,让浙江的农业现代化步伐显著加快。

  在农机化跨越式发展中,受益最大的,莫过于产业。以茶叶为例,这个最具浙江地方特色的产业,由于并非战略性产业,因此不可能像粮食那样得到国家大力度的政策补贴,但即使如此,浙江的茶叶产业依然稳定发展,特别是名优茶,20%的面积创造了浙江茶叶80%的产值。究其原因,无外乎机械化的强有力支撑,每年可节约劳动力成本20多亿元。

  农业厅茶叶首席专家罗列万告诉记者,在浙江,大众茶类修剪、采摘机械化水平超九成,名优茶机制率达95%。“现在,基本上一车子青叶进去,一车子干茶就出来了。假如没有机械化,在全国茶叶竞争越来越激烈,自身产业发展又不占明显优势,尤其人工费已成天价的情况下,浙江茶产业的发展可能早已萎缩。”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十年砥砺创新,农机化已经成为浙江现代农业发展的有力推手;而现代农业的发展,又反过来,为农机化推进开拓出新的空间。新的时代,浙江农机化发展已经呈现出新的趋势:农用无人机、智能控温控湿设备等智慧农机,近两年已经开始陆续亮相于农业领域,浙江的农机装备层次和水平正在显著提升。

  针对“怎么换”,接下来,浙江将以农机农艺融合为突破口,促进农机化更加均衡、全面和高质量发展;同时,重点推动农机科技协同创新,建立农机产品需求与科研导向目录,以解决“无机可换”的问题。

  据了解,近期,浙江省政府正在酝酿出台“意见”,加快推进农业领域“机器换人”,作为配套计划,一个“三年行动计划”也已经基本拟就。浙江的计划是,到2017年,农机装备将新增20万台(套),农机动力水平将达到82%,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将达到60%。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数据科学与农业经济研究所
电 话: 010-51503304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
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